“阿卫,惩罚”

【GB】家政服务性怪物男妈妈(高h.) 作者:苏卿辞

“阿卫,惩罚”

      这样说着,阿卫给予我的回复是长久的沉默。过了好一会儿,祂才绝望地合上了眼睛,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好,那妈妈就关闭这些。但是清欢要答应妈妈,妈妈只想要一个奖励。”
    “奖励?”
    “亲亲,想要亲亲。”
    祂撒娇的缠绕了上来,像是以往一样颤抖着嘴唇迫不及待地触碰上了我的。
    很久以前,阿卫是不懂“吻”为何物的,是我教会了祂,也是我让祂逐渐明白了“吻”,也让祂渐渐明白了接吻并非只是一种单纯的用来表达友善的方式。
    这种行为更多的运用于…
    性
    最简单的性
    最原始的性
    我早已知晓阿卫想要的奖励绝对不止这些。
    梦境已经完全解开了,我即将面对的是真实世界。
    真实的世界又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有时我就连自己都分辨不清。我只知晓我与阿卫所住的这块地方是绝对不真实的,还有其他的。
    也许起初的孤儿院就是假的呢…
    我摇了摇头。
    面前的阿卫不知何时温热的手臂揽在了我的腰际。祂的肌肤细腻,身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馨香,沁人心脾。
    祂笑意盈盈,唇瓣上丰润而又拥有光泽。仿佛刚才面色苍白的完全是假象,面前脸颊绯红的阿卫才是本来的状态。
    阿卫摸了摸我的脸颊,笃定回答了我的问题:“是真的哦。一切都是真实的哦,我是从孤儿院将宝宝接回来才开启这一切的。”
    我瞥了阿卫一眼,心下一惊。
    我知道阿卫理应是不能够看穿我的,可是…
    “宝宝已经和我融为一体了呀,吞入那枚心脏就可以完全听到我的心声了。”
    阿卫继续笑眯眯地同我解释起来。
    我的额头隐隐作痛,我知晓那枚眼球又要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
    伸出舌尖,我舔舐上了阿卫的脸颊,声音缱绻:“妈妈指的是过往的那些体液交融吗?你会变得与我越来越像的。”
    我将祂耗费所有精力,消耗生命而精心编制的梦境全部打碎后,祂的身体理应是虚弱的,可面前的阿卫仍旧是笑眯眯的模样,甚至还想试图讨好我去获得一枚属于祂的亲亲。
    阿卫又在强装了,在我的面前,祂永远都想表露出自己最为完美的那一面。
    我将祂凑过来的脸一把推开。面对我的一系列动作,阿卫更显得委屈巴巴。估计是我的下手力道没有把握好,祂的脸颊上很快泛出了浅浅的红印,些许小眼球开始浮现在祂的肌肤之下,暗潮涌动,争先恐后地想要突破肌肤的束缚逃脱出来。
    阿卫当真是虚弱极了。
    “清欢宝宝,你最近真的是太累了。被那些事情折腾得就连脸色都憔悴了不少。江清欢,我想你首先得好好休息一下。”
    “阿卫,你每次都这么说。分明比起我来,你才是更虚弱的那个吧…”花还未说完,我立马指了指祂的胸前,又继续补充了起来,“况且,妈妈现在的乳房早已分泌不出任何的奶水了吧。”
    “可是、可是…”
    “阿卫,”我打断了祂的所有话语,又冷冷重复了一遍,“我不喜欢欺骗,你应该知道的。”
    “清欢宝宝,我没有,妈妈没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只是、我只是时常在担心自己有没有当好‘母亲’这个角色…”
    “阿卫,你做得很好。”
    “真的、真的吗?”
    很显然,听到我这句肯定话语的阿卫欣喜若狂。祂真的很不会去刻意隐藏自己的所有情绪与小小心思。比起情感淡漠的怪物来,阿卫更像人类了。祂会对这些事情拥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拥有“鲜活”的生命。
    欣喜若狂的阿卫会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人形,祂那妙曼的躯体正在逐渐软化,甚至几根粗长的触手黏黏糊糊的缠绕上了我的手臂,祂的声音也因为喜悦的心情而变得含糊结巴。
    “呜,妈妈只有江清欢这一个、一个宝宝。宝宝就是妈妈的全部,那么清欢宝宝你到底爱我吗?”
    我没有理睬阿卫,只是踮起脚尖颤抖着吻上了祂的唇瓣,就像是刚刚阿卫同样青涩的回应我一样。
    祂的唇瓣是一如既往的柔软,吻着吻着,我感觉到那条细长的蛇信又开始变换。变得潮湿而又温热,变得更像是人类所拥有的舌。
    我轻轻推开了阿卫,结束了这枚绵长的吻。但这样的动作并不是表示一切终止,相反,我开启了游戏。
    这次该有怎样怪异的玩具去玩弄阿卫呢?这是一个困哪的问题。我的视线与阿卫饱含期待的目光再一次相交,祂的唇瓣被我亲吻到湿润红肿,而阿卫正随着我的动作捧起了自己的绵软,讨好的凑到了我的面前。
    “宝宝你在苦恼什么?就像是、就像是第一次玩弄妈妈就好了。宝宝对妈妈所做得一切,妈妈都甘之如饴…”
    阿卫这样说着,我已经想到了该有怎样的手段去玩弄祂。
    穿戴裤不知何时被阿卫的触手穿戴了起来,今天的假体是常规款式,颜色是粉色,因为材质荧光,我甚至能从阿卫透明的小腹处看到道具插入的场景。
    阿卫顺从的俯下身子,长发倾泻而下。祂背过了身子,涂着漆黑甲油的修长手指掰开了自己的那两瓣臀肉,内里烂熟的穴口正因为祂的动作而不住收缩。
    “清欢宝宝,妈妈记得你第一次这样的时候,妈妈的下面还没有长出你喜欢的那个部位哦…”
    阿卫的声音慢慢吞吞的,祂回头看向我,摆出了一副无辜而又不知情的表情。
    那几根作乱的触手现在却是乖乖巧巧的垂落了下来,偏偏触手上布满的吸盘开口频率却是与阿卫的穴口张合相同。
    触手往外喷出了些许粘稠的液体,阿卫的耳根微微泛红。
    “妈妈你在害羞吗?我现在操干的是以前风度翩翩的‘卫先生’哦?”
    这样说着,我瞥了一眼阿卫下面那微微翘起的阴茎,又接着补充上了一句:“现在的妈妈可不是‘姐姐’。所以我会更加用力的惩罚你的。”

“阿卫,惩罚”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