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辛苦(H)

稍纵即逝 作者:江海寄余生

二十八、辛苦(H)

      稍纵即逝 作者:江海寄余生

    简沉星的手穿过季夏的长发,扣着她的后脑勺热切地吻她。

    他不知道一个人要多有毅力才能这样沉默地、绵长地、不求回报地注视着另一个人。他只知道,作为被注视的对象,他深切地感到满足、愉悦以及……心疼。

    他感受到她温柔的回应,突然痛恨起了自己的一无所知。

    简沉星有些难以想象,当他们重逢的时候,自己对她那陌生的态度,该多让她难过。

    他用额头贴着她的,低声问道:“喜欢我,是不是很辛苦?”问完不待她回答,又强势地补充道,“但是,就算辛苦也只好麻烦你,继续辛苦下去了。”

    季夏笑,环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要我说实话吗?”

    他沉默。顺了顺她的长发,做好了心理建设才开口:“嗯。你说。”

    “实话就是,一点也不辛苦。”她蹭了蹭脸颊,感受着来自他胸腔的震动,“每次见到你时的那种开心,往往能持续很久。有时候学习累了,或者考试没考好,我都会想到你。我想,简沉星那么厉害,我得加倍努力才行。知道吗?你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暗恋对象,让人不由自主想要追逐你。每一次看到你,或者想到你,都让我想成为更好的人。我要感谢你,喜欢上你是我高中时最美好的事情。你是我的榜样。”

    “小乖……”简沉星恨极了自己组织语言的能力,只觉无论说什么都太过苍白,配不起她那细密绵长的喜欢。于是他只好诉诸动作,密密地啄吻着她,从头顶到眉尾,从眼睛到脸颊,从鼻尖到嘴唇。

    季夏用柔和包容着,安抚着他的激动。她细而长的手指游走着,挑开了他的睡袍,在内裤的边缘摩挲着。

    简沉星尚沉浸在她的告白中,此时更为她的主动而感到触动。他隔着睡衣握住两只乳儿,郑重说道:“小乖,感谢你的喜欢。”

    季夏踮起脚,拿鼻尖蹭他的耳根,呼气道:“不客气。”而后,她沿着他的腮一路向下吻着,含住那凸起的喉结细细地舔。

    他喘息着,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因为一双柔软的手,在逗弄刺激着他两粒乳首。

    季夏继续向下,略略弯腰轮流舔咬着那两颗豆子,待听得他呼吸愈发粗重后,又渐渐下移。

    简沉星扶着她的下巴阻止了她。他的眼睛已经被欲望占据,但注视着她时还是那样温柔:“别,小乖。你会难受的。”

    “我不怕难受,”季夏坚定而不容拒绝地回道,“我只想你快乐。”言毕,她拨开他的手,屈膝吻上了他那一处明显的隆起。

    他吞咽了一口,微微后退将她拉起来,在她不满的眼神中说道:“这样会累,你坐在这里。”他指的是身后的榻榻米。

    于是两人转移“阵地”,季夏坐在低矮的榻榻米上,而简沉星则站在她面前。

    他俯身同她舌贴着舌亲吻,叮嘱道:“不舒服,就停下。”

    季夏乖乖点头,从他的小腹吻起,一路留下湿漉漉的痕迹。她一寸一寸啄吻着他的隆起,时不时拿鼻尖拱一拱。

    简沉星则一直抚摸着她的头,像是在给她鼓励。

    忽而,她伸出牙齿,咬了一下。

    隔着内裤,倒没有多疼。他低低抽了口气,伸手捏她的脸颊:“调皮。”

    季夏仰着脸冲他咧嘴一笑,然后,拉下了他的内裤。

    被束缚良久的欲望一下子弹跳出来,前端已经吐出了透明的液体。

    她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看到他欺负她时使用的“凶器”,那种狰狞和热度令她脸红不已。

    “会吗?”简沉星将她的头发拨到耳后,柔声问道。

    季夏不应他,直接伸舌舔了舔圆滑又坚硬的头部。她回想着曾经看过的小黄片,柔软的唇伴一点舌尖从头部吻到根部,又吻回来,而后,用嘴唇包住牙齿,慢慢地将他的肉柱吃到了口腔里。

    不同于肉壁的触感、无规则蠕动的软舌,使得简沉星在进入的那一刻便舒服得喟叹了起来。他一直低着头,因而将身前之人的表情、动作尽收眼底。光是自己在她的口腔里这一认知已经足够令他激动而满足,更何况他细致入微地观看了全程。

    他的尺寸对她而言实在算不上友好,她自觉嘴巴已经张到了最大,但还是觉得好酸,而且,他还有一截柱身可怜巴巴地暴露在外面。更糟的是,她明显感觉到他还在胀大。

    季夏向上看了一眼,正看到他一脸的情动。她心下稍安,慢慢地动起来。

    虽然理论知识极其丰富,但实践到底是头一回,老实说,她的技巧并不怎么样。但是,眼看着心爱的女孩为了取悦自己这样尽力着,看着自己深色的肉棒消失在她柔软的红唇间,而再次退出时挂着晶亮的唾液,看着那一点鲜妍的檀舌同自己高涨的欲望嬉戏着,那种心理上的快感足够弥补生理上的缺憾。

    “小乖,手给我。”他引着她绵软的手,覆在不幸未得她口舌抚慰的根部,哑声道,“摸我。”

    季夏正渐入佳境。她隔几下就把肉柱整根吐出,而只用舌舔舐,力道和速度也控制得越来越好。她手口并用,闭着眼睛专注地服务着他。

    渐渐的,简沉星射精的感觉愈来愈强烈。他连忙出声:“好了,小乖,让我出来。”

    但季夏一下子没听清他在说什么,肉柱还停留在口腔深处,睁眼疑惑地看他,喉咙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

    那一瞬间的刺激感太过强烈,他甚至低吟出声。

    本就处于临界点的简沉星再忍受不住地,射在了她嘴里。

二十八、辛苦(H)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