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Coм 舆论风向

虚有其表 作者:i车

Po-18.Coм 舆论风向

      江淸远从办公室出来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听完他俩的话,心里的那点不舒服更甚。

    她和江词平日接触不多,不了解他,可以理解。

    但在不了解他的情况下,就自然而然要将他想成坏人吗?

    燕婉珍急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江淸远淡淡地打断她,“我儿子从小就聪明,在我跟你还没结婚之前,考试从来都是第一名。跟你结婚我以为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会有利于成长,可我俩结婚反倒是让他变得越来越叛逆,故意不好好学习。其实江词妈妈去世那两年,我跟江词的关系都还是很好的,现在回想起来,所有的不愉快都是从是我和你结婚以后。我爸妈遭遇车祸,儿子和我离心。”

    燕婉珍脸色白了白,“老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算了您别怪燕阿姨。”江词笑了笑,“她也不想搞成这样,毕竟背负第三者的骂名执意陪在你身边两年,最后嫁给了您,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很多的喜欢。其他的不说,她对您肯定是真心的。”

    江淸远瞪他一眼,他那点暗讽的小心思太明显,丝毫不加掩饰,可明知道是故意讽刺,江淸远还是多少听进去一些。沉默,没为燕婉珍辩解。

    说实话,他对燕婉珍的感情很复杂,可以扪心自问说他从头到尾没有喜欢过她,当年的一步差错也非他所愿,是个无奈的意外。

    池梨去世之后,他一蹶不振了很长时间,精神不济无力照顾江词,将他放在父母身边,寄情于工作。燕婉珍是他的秘书陪在他身边两年,她是个很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女孩,他不知不觉将她当做知己朋友,但并没动过男女之情。直到某次应酬酒醉,莫名其妙又和她发生了关系,燕婉珍向他表明心意,他若再拒绝就渣得过分了。拖拖拉拉保持了一年的床上关系,后来,燕婉珍怀孕了。

    她发誓会对江词好,将他当做亲生儿子,甚至瞒着他想偷偷去打掉腹中孩子,向他证明自己愿意一心一意抚养照顾江词。

    事实上她真的是个很好的后母,对江词关怀备至,家里的大小事都亲力亲为,父母车祸去世之后将江词接回家,她放弃了工作在家里照顾他,他工作忙抽不开身,她挺着大肚子也要去替他开家长会……

    一切都是从流产开始,燕婉珍开始频繁做噩梦,躲着江词,害怕他。而江词每次在家里见到她,也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仇恨的眼神盯着她。

    初中,他就搬出了大院,执意一个人住在了外边,成绩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一落千丈,整个人变得越来越阴沉冷漠。

    “老公,你是暗讽我扫把星,觉得爸妈出车祸是因为我们结婚不吉利冲撞了老人,是这个意思吗?还是觉得我有私心,对小词不好?”燕婉珍红着眼睛,极力隐忍的样子,却还是没忍住掉下了眼泪,“我将自己的亲生儿子丢在国外,全心全意在家照顾小词,是他不肯回家,不肯见我,我还能怎么办?我知道后妈不好当,他不接受我我可以理解,现在连你都迁怒我吗?”

    江淸远还没开口,江词就飞快地递上纸巾,为难地道,“燕阿姨,先别哭了。大家都看着呢,心里指不定觉得我们父子俩联合欺负了你。”

    燕婉珍这才发觉失态,用纸巾捂着臊红的脸转身快速地离开。

    江淸远没有追上去。

    “爸,别生气了,我不怪她了。”江词双手插兜,装模作样地安慰,“上次做海鲜馄饨估计是她忘了我海鲜过敏,将江让送到美国最好的私立高中上学、而跟我的中学老师商量让我留级,是她想让我巩固学习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

    煽风点火装可怜谁不会?只是他以前骨头硬,不屑搞这些手段。现在有了想要保护的人,只要能除掉她面前的潜在危险,任何下三滥的手段他都不介意试试。

    “好了,别胡扯了。”江淸远打断他,心里乱极了,“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了,以后我会尽量避免你俩的见面,逢年过节也不会强求你回来吃饭。但没办法,我不可能和她离婚,江让都这么大了,况且她也没做过什么特别过分的事,只是身为人母,有些私心,也不是不能理解。就像我,心永远都偏在你身上。”

    走廊上的风波很快就传开了,刚下课,季夏就听说了江词手撕绿茶后母的八卦。

    校园论坛上的匿名帖子将他和后母的纠纷写得很详细,图文并茂,评论里一片讨伐后母的骂声,就连季夏看了也没忍住腹诽了一句,太贱了这个女人。

    马博文满意地翻着评论区,嘴里洋洋得意地自夸,“我还挺适合去做微博营销号。虽然写的基本都是事实,但事情经过我的润笔,你继母的恶毒人设变得更加丰满形象了。”

    江词扯了扯嘴角,懒懒地靠在墙上,点了根烟。

    马博文发这帖子是经过他同意的,毕竟当时是下课,燕婉珍哭哭啼啼的不少人都看到听到了。

    在舆论朝着不利的方向发展之前,要主动出击控制舆论的风向。这是江暖教给他的。

    正想到这个名字,手机就响了起来,一接通,江暖就在电话那头气呼呼地,“他太过分了!”

    江词挑了下眉,没说话,那头继续发泄情绪,“我就偷偷去个酒吧,他竟然将酒吧提前清场!他就是故意的!难道我还能solo蹦迪吗?而且我刚出酒店那群保镖就找到了我,身边肯定有叛徒跟他告密,我身边全是他的人,我爸妈也向着他,太过分了!”

    她自认为江词这个好弟弟是如今唯一向着她的人,可下一秒,江词就好心提醒,“当初是你自己先招惹人家,我劝过你你没听啊。他现在这样,还还不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男人,被反扑也是你自找的苦吃。”

    江暖忍着想挂电话的冲动,深呼吸半晌才没破口大骂。

    “我卡被我爸停掉了,身上现金也没多少,你快给我订张机票,我要去港岛

    御書屋導航網阯備用站:г0ùSんùЩu(肉書屋).ΧyZ

    --

Po-18.Coм 舆论风向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