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o①8sんū.coм 让苏阮自己选哪根鸡巴入后

酥软(金主包养高HNP) 作者:月亮是你

ρo①8sんū.coм 让苏阮自己选哪根鸡巴入后

      黑色丝质床单覆盖的床上,女人的皮肤像牛奶一样雪白,身上还有点紫紫红红的痕迹,却一点也不影响她此刻的善睐明眸。
    明明是首淫荡的情诗,但看着却如圣洁的月光,是绝对完美的纯与欲的结合体。
    苏阮的心砰砰直跳,眼神聚焦在眼前的男人身上。
    两个男人均全身赤裸,站在床尾,露出他们胯下的巨物,已经都硬挺挺地竖立起来。
    凌淮城的阴茎是一根粗红色硬物,上面虬结的青筋凸起,一直没到尽头的茂密毛发处,往上还有延伸的人鱼线,两腿颀长,有着常年锻炼的肌肉线条。
    秦征的阴茎硬邦邦的,尺寸与凌淮城的不遑多让,苏阮无数次感受过他进入的感觉,知道这根棒子又粗又硬,瞬间能带她送上一个小高潮。
    以前交欢的时候,苏阮还从未如此认认真真地盯着两条鸡巴看,她目光有点游移,一丝嫣红已经悄悄攀上了双颊。
    “看够了吗?”凌淮城眉目含笑,漫不经心地发问。
    “选谁?”
    苏阮心跳如擂鼓,往日两人都是打着商量来弄她,可今日不知怎么了,让她来在二人之间做一个选择。
    选……谁先来开自己后面的穴。
    苏阮眼睛一闭,小手一伸,朝秦征那指了指。
    凌淮城吃了瘪,咬牙切齿道:“没良心的小丫头。”
    而秦征已经欺身上来,贴着苏阮的后脖颈,笑着说:“选的好。”
    后面的凌淮城气的直跳脚,但苏阮已经顾不到上了,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到眼前男人的动作上。
    秦征把她翻了个身,苏阮的脸埋在枕头里,也埋不住她似乎要烧起来的红晕。
    男人的大掌轻抚她削瘦的蝴蝶骨,流畅的脊背线,一直来到她圆润的股沟处,女人的臀被颤巍巍地分成两边,露出刚刚被清理过的菊花。
    粉粉的,小小的,四周分布着细密的褶皱,格外惹人怜爱。
    秦征看的心中微动,把腰腹贴到女人的臀处,巨物蓄势待发地顶在女人的小口处,清清浅浅地试探。那柔嫩的小洞被这样轻轻蹭着,一股子火热的温度灼着她的臀肉,后面的菊穴被顶到有点疼,但前面的小穴意外地起了一点反应。
    苏阮的嘴里溢出一点呻吟,眉头还是蹙的很紧,更多还是对未知的恐惧。
    秦征将阴茎移开,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臀肉,手探向她的菊口,里面实在寸步难行,他耗了一点耐心在她的菊口出周旋,才勉强容纳进两根手指,还只在能在前端揉弄,里面的嫩肉一直在把他的手指往外挤,不由得让人想象如果阴茎真的进去,会有多酣畅淋漓。
    秦征摸了有一会,小菊依旧如刚开始那样紧致的厉害,他有点难抑地从旁边拿来润滑剂,拨了一把她前面的淫水,一起涂抹在她的菊口周围,这样一来,菊穴娇嫩泛着水光,小小一点,更让男人的性致高高地扬起,到了不可忍耐的阶段。
    他重新将鸡巴重新对准着女人的菊穴,扶着她的臀肉,一点一点往里戳进,菊穴突然被庞然的巨物造访,紧张地缩在一起,又被男人撞开来,慢慢地往里侵入。
    “不要……呜呜……疼…………”苏阮起初还想尽量配合他,是真的太紧了,止不住地疼,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冷汗也岑岑地从鬓角落下。
    而男人也很不好受,眼前的小洞像是无数张小嘴咬着他,只要一戳进去就能直达蜜处,但前面的那个小孔牢牢卡着他的龟头,紧窄地让人举步维艰,又不忍放弃里面销魂的洞天。
    秦征吸了口气,耐心宽慰:“宝宝放松,再忍一下。”
    可女人的身子已经不自觉地抖动起来,她的哭声越来越重:“呜呜……不行……嗯……疼……”
    像是要把人撕裂开来的痛楚,他每进一公分,她身体就像是被利器破开一大道口子,苏阮被娇惯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疼到这么奔溃。
    男人也被绞的冒汗,他看了一下身下颤抖不已的苏阮,到底还是不忍,只听啵的一声,阴茎被抽了出来,龟头已经被挤的发红了,再看女人的菊穴,也被撑成一个嫣红的小洞。
    他抱起苏阮,抹去她满脸的泪痕,女人身子娇小,一骨碌滚入他怀中。
    苏阮一边抽泣,一边哭着说:“对不起……”看着又可怜又惹人疼,秦征一颗心都被他给哭软了。心疼地亲着她的眉眼:“是我不好,没事了。”
    可苏阮还是哭的停不下来,一是吓的,二是也有点抹了他们兴致的愧疚之情。
    秦征被她弄的没有办法,正想叫身后的人也过来安慰安慰,凌淮城已经走到他们身后,揽了女人的身子,咬着苏阮的耳垂:“不许哭了,怎么比小妹妹都爱哭。”
    苏阮哭的正闹心,被凌淮城这么一说,脑子呆滞地转了又转,才听懂他说的什么,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同时还狠狠瞪了他一眼。
    这样一来,她的注意力被分散,哭声也止住了。
    凌淮城的吻已经从她的脖子亲到她的乳头。
    “不弄后面了,到我尝尝小妹妹的滋味。”
    操烂你的骚逼去!(趁高潮破菊穴/高h)
    女人的身体纤秾得度,被男人一寸寸地侵略城池,凌淮城的吻贴着苏阮的唇,吮掉她刚刚因为害怕而滑落的泪水。
    像是被解除了警告,女人紧崩的身子很快便放松下来,依偎在凌淮城怀里,任他摸自己的身体。
    “肉棒还吃不吃了?”男人在亲吻的缝隙问她,有点含糊不清,可苏阮靠的近,听得清清楚楚,她害羞地没有应答,只拿着小穴压着男人突起的巨物往下一蹭。
    凌淮城好看的眉锋一挑,便抓着她的手按到龟头处慢慢地拨弄。
    软嫩的小手按着他的巨物上下撸动,也是能爽到不行。
    阴茎被刺激地溢出一点乳浊的液体,流到女人的手里,滑腻腻一片,带着灼热的温度,苏阮下意思一缩,那阴茎直接脱离了手的包覆,又直挺挺地怼上苏阮的穴口,凌淮城都不需要用手亵玩她的穴,光是这样用屌摩擦两下,女人骚逼里的水已经浇了他柱体一身了。
    “恩……唔唔……进来……要肉棒。”苏阮自觉地把大腿敞开来,自己向前往男人身子上压,那硕大的龟头,已经浅浅地进了苏阮的穴口前端,稍稍一动静,苏阮就发浪似的扭起小屁股,再配合着水蛇腰的曼妙摇摆,不管是哪个男人,都顶不住这一番招魂幡似的勾引。
    凌淮城扶着她的腰身,结实的腿部缠住她的腰肢,鸡巴一翘,苏阮便吞了个大半截进去,整个
    人化成一滩水软在他身上,正好被他挺腰发力只听女人仰起头啊啊两声,那阴茎便完全被小穴吃掉了,剩下个黑黝黝的囊袋在外面,啪啪地拍着她腿侧的皮肤。
    紧接着,男人开始一下一下地耸动着自己的臀部,把女人往销魂处送,苏阮半倚在男人怀中,被他那根东西顶的起起伏伏,身子晃荡不停,勉力勾住凌淮城的脖颈,才不至于掉下去。
    她胸前的两团软波也跟着晃得厉害,白白绵绵像刚蒸好的玉面馒头,乳波撩人,乳晕更是泛着绛红,露出里面被性爱刺激的挺立的乳尖。
    凌淮城俯下头去,女人的双乳正好往他那送去,他嚼着其中一只的奶头,另一只也不放过,拿着手反复揉捏,很快,苏阮便低着声求饶:
    “不要……不要玩乳了……恩……恩……”乳头被他吃的又疼又麻,搞得身下更难受了。
    “那玩什么?”凌淮城的眼角也泛了点欲色,看起来更加性感深邃,他顽劣地叼着她的奶子,看起来没有放手的意思。
    “玩……玩弄我的小穴……啊……玩……玩……玩我的逼…啊!啊!啊…”
    又一记深顶。男人的阴茎戳着她的子宫口,卡着那紧致的口不放,又退开来继续往上撞,苏阮被操的张着嘴,已然失声,只剩一点涎水不自觉从嘴角流出。
    “操烂你的骚逼去!”凌淮城沉着声音,带着沉醉其中的暗哑,身下的动作越演越烈,专门攻着女人最脆弱的花心顶撞,女人叫的嗓子沙哑,都未能换来他一点怜惜。
    “到高潮没?”凌淮城细细看她的反应,苏阮娇蹙着眉,在他身下连连受了多次深操,目光发滞,直到又一次直捣花房,她嗷呜两声,哆嗦着身子,春水流了满床,才抵达了高潮。
    苏阮趴在男人的肩膀,完全松懈下来地喘着气,被完全操开的身子化作一滩水,别说是小穴,她现在上上下下每一寸地方都是松软的。
    凌淮城抱住她的身子,一双陷入情欲的眸子,往苏阮身后看去。
    便能看到秦征同样也掺了欲望的双眼,他微微上前来,从背后将苏阮虚拢着。
    而那蓄势待发的性物,已经再度抵在了她的后臀处。
    完全占有她【完结章】【高h】
    凌淮城凑过去,掠夺苏阮嘴里本就为数不多的氧气,女人哼哼唧唧地和他缠绵在一起,完全不知道后面即将到来的事情。
    等她感受到菊洞重新撑开的时候,秦征的龟头已经挤进去了。
    这次比较顺利,苏阮的抵触情绪也没有这么厉害,秦征索性一鼓作气,再往里探入,现下,他的阴茎不上不下地卡在苏阮菊穴的中部,正好卡着最粗的那一截,她里面未经开发,实在涩的紧,还好有润滑油的加持和刚刚高潮后身体的松软,勉强给他吃了进去。
    但秦征知道,要全部进去,还有点难度,他难以抑制地低哼一声,享受着这一小部分插入的快感。
    肉棒被比往日更紧致的软肉包覆,每一处都是女人未经造访的秘密宝地,又热又紧,绞的他的阴茎噗噗地流出点精水来,不过那落在外面空落落的半截柱体,没有再前进了,他想让苏阮有缓缓的空间。
    可刚刚撕裂般的疼痛记忆还犹在眼前,苏阮恐惧的情绪又上来了,她的手无助地攀上凌淮城的肩膀,身上又开始抖。
    凌淮城亲她发颤的身子,低声哄着:“没事,宝宝。”他的阴茎还埋在苏阮的小穴里,故意搅动一番,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苏阮确实被分散了身后的触感,轻轻地在凌淮城怀里呻吟。
    秦征顿了顿,头上已经出了薄薄一层汗,他拨开她的两片臀肉,看到那小小的菊口已经吃掉的巨大的性物,周遭皮肤撑的连褶皱都拉长不少。香艳萎靡到一种极致,可他迟疑着,还是扶着她的臀,准备退出去。
    他想爽,可更怕她疼。
    菊穴里的触感也很敏锐,男人的阴茎抽离的每一寸,都引起女人不小的发颤,当他退到第一次侵入的距离时,苏阮的菊穴猛地绞紧了他的巨物,不让他离开了。
    男人一怔,摸着苏阮香汗淋漓的身子,她的再一次绞紧传来一阵蚀骨的爽意,他凝着眉头,现下再退出,成了件极艰难的事。
    苏阮脸色虽发白,可小小的声音却很坚定,“你进来吧……我可以的。”
    毕竟,她心里也是渴望被男人占有的。
    女人一双眉目蹙起来,小手紧紧抓着凌淮城的手,鼻尖红红,沁出了汗珠。这幅模样真是又可怜又惹人疼,坚强的不得了。凌淮城垂眼看着,低下头吻她因为痛而微张的唇。
    秦征不再犹豫,凝着神,一鼓作气,把还冒着青筋的物体直接挤进了菊穴里,她的甬道也足够长,竟把他完全容纳了进去。
    妈的,又爽,又紧,又麻,如同进了桃源蜜处,咬着他不放,那一小截一小截的卡口,卡着他的阴茎细细啮咬,他每挪动一寸,都被她的菊穴吸绞得更紧蹦。
    而苏阮却也没有感受到撕裂的疼痛,刚刚好在她能承受的范围里,润滑的汁水已经融入菊穴内里,而男人的阴茎数番试探,也让菊穴得到了扩张。这样捅进来,除了初被异物入侵的不适应外,更多是被填满的充实感。
    “啊……啊……”苏阮眼睛失了焦,她的身下,有两根阴茎埋在她的身体里,极长极粗,几乎要捅穿她薄薄的身子。
    他们……他们终于同时占有了她。这个念想在苏阮心里盘旋,有点激动,又有点羞怯。
    两个男人也是连连喘气,吮着女人身上白皙的皮肤,心里的爱惜和舒爽渗透进每一个细胞里。
    “宝宝,要开始了。”凌淮城在她耳畔轻声说,同时眼睛也望向了后面的男人,两人眼里的火,一小撮的一小撮地点燃起来。
    “唔……唔……恩……啊……啊啊”女人颤不成声。
    两个男人在她体内抽插起来,一开始是有韵律的一前一后,慢慢变得不受控制起来,他们气力大,对怀中这幅身子爱不释手,可不要好好把玩一番。
    尤其是秦征,初入宝地,性欲高涨,阴茎亢奋地抬着头,势必要钻研透这个紧致的小洞。
    苏阮的身子被凌淮城插的往后仰,又被秦征接住,火热的巨棒擦着她最柔软的菊穴进出,把她操的又往前顶,菊穴里的水被男人捣成沫积在穴口处,发干后的菊口被男人摩擦得疼,恰好前面的春水源源不断,顺着臀缝流入后面,秦征拿手接她的骚水,抹在鸡巴上,又噗嗤一声插进去。
    “啊……啊……恩……啊……恩……啊……呜呜轻一点”
    “要谁轻一点?”
    “呜呜……老公轻一点……呜呜呜呜呜呜”
    两个老公对视一眼,霎时停住,两个阴茎亘在苏阮体内不动了。
    “要那个老公轻一点?嗯?”凌淮城沉声问,还用翘着的龟头狠狠撞了一下她的花蕊,花心吐出的花液洋洋洒洒,洒了男人一阴茎的水。
    “…呜呜……恩不要停……恩……”苏阮满脸泪光,羞耻也顾不上了,两根棒子堵在里面不动,那感觉难受又奇怪,恨不得他们立刻狠狠地操自己……干脆操坏她算了。
    男人们轻笑一声,又重新冲撞起来,女人的奶子两边晃荡,一只被秦征抓着,一只被凌淮城吃着,腰上缠着好几只手,臀部更是和他们炽热的皮肤相贴,哪怕室内一直开着恒温空调,那温度还是不断攀升。
    苏阮先到的高潮,小穴急速痉挛,绞得前面的阴茎激灵一下,喷出浓重的精液,而后面的秦征也闷哼着,噗嗤噗嗤地将精液撒满她的菊穴。
    等到雨覆云收之际,苏阮的身上也被淫水涂满了。
    她神色奄奄,浑身发软,平躺在床上,菊穴和小穴里的精液不停往外淌,她也懒得动了。
    “给我们生个孩子。”
    “哦……………恩?”
    “听到了吗?”凌淮城吻她的额头。
    “都要生吗?”苏阮看着凌淮城,又看了旁边神色餍足的秦征一眼。
    秦征的手覆上来,和她交缠。
    “恩。”
    男人们躺在床上,还有着未完全消散的情欲,头发微湿,蜷在鬓间,更凸现好看的眉骨。
    苏阮心中暗忖,如果真有了孩子的话……一定像他们一样好看。想着想着,不自觉带了点腼腆的笑,傻乎乎的。
    凌淮城看了,歇下去的情欲又复燃起来,他重新把半软的阴茎塞在苏阮体内,又在苏阮屁股下面垫了一个枕头,让没流干净的精液又都堵在苏阮体内。她的小穴下意思收缩两下,阴茎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又干什么啦……”苏阮软着身子,柔柔挣扎。
    “从今天开始,以后每晚都要被塞精液…被我们插……直到怀孕为止…”
    “呜呜……”
    声音又渐渐消歇下去,化成火热的亲吻和抚摸。
    又是一夜春风度,从此君王不上朝。
    次年,苏阮生下一对异卵双胞胎。
    一男一女,男孩取名秦苏,女孩取名凌阮。
    【完】
    ρó壹㈧sんū.cóм
    --

ρo①8sんū.coм 让苏阮自己选哪根鸡巴入后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