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执子之手(3)

下岗替身娇又荡(nph) 作者:荔枝漏奶华

番外一:执子之手(3)

      九月,天高气爽,风轻云淡,温度不冷不热,最适合结婚。
    黎耀身份所限,不能出国,婚礼只能在京城举办。到场嘉宾身份贵重,进入主厅的客人名单要提早报备,进行政审备案。
    等众人知道了黎耀的身份后,大家才惊觉老顾家这祖坟不是冒狼烟了,而是祖坟失火。华夏姓黎的人太多了,谁能想到自己嫁的会是那个最出名的?但凡是读过近代史的人,都不会忽略黎家。
    满门忠烈,以身殉国。黎老太爷是登上城楼,参加过开国大典的元勋,子孙或从政,或投身科研,出了不少举足轻重的人物。黎耀是黎家最小的孩子,他成长时恰逢政权更迭,黎氏最为低谷的时候,不然也不会被派到那么偏远的基层。
    ——既是冷落,也是保护。
    和那些一见面就会被尤嘉惊艳的男人不同,顾盼能感受得到,他第一个注视的人是自己。小山村里自成一隅,隔绝世俗纷扰,那时候她以为他只是来扶贫的大学生村官,两个人志同道合,都想改变这个地方,久处之下,感情潜滋暗长。
    爱吗?肯定是爱的,只是结婚和恋爱全然是两回事。
    这段情分来得突然,尤其是当她知道黎耀的身份后,第一个反应是分手。相较于黎家带给她的优势和助益,她觉得高门大院的压力才更为可怕,自己不是长袖善舞的人,做不到事事周全妥帖,或许没有这门亲事她能活得很好。
    可大概是见惯了风雨,黎耀看中的也是她这一点。当年酒会上的纵身一跃,出了大新闻,也保全了她的名声。最后在他的努力下,两个人终于修成正果。
    黎耀在巴山的雨夜单膝跪地,将戒指戴到她手上,那一刻,顾盼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婚礼的流程繁琐,仪式要穿婚纱,接亲时要穿龙凤褂,她的礼服均由尤嘉一手包办,Vera  wang的定制款,港岛褂皇公司的老师傅工作室,历经十二个月,数千工时打造出两件如梦似幻的嫁衣,满足女孩对婚姻的所有向往。
    尤嘉径直略过大小五福的龙凤褂,直接指着规格最高的褂皇露出笑靥,金丝银线和粉色珠片绣满月白的褂面,裙摆缀玉点锦,在正经的潮绣手艺加持下清新淡雅,不失端庄,经过数次修改后,早就变得无比合身。
    巨大的穿衣镜前,重重的薄纱堆迭起轻云似的梦,鱼尾裙在下摆绽开,宛如湖中盛放的水莲花。女孩鬓发高挽,用珍珠做饰,典雅雍容。
    顾盼望着镜中的自己,总觉得有种不真实的美。她难得焦虑,懒懒缩在尤嘉怀中,虽然现在她早已不是自己的经纪人,但她们依旧是彼此最忠实的伙伴,哪怕她的世界越来越大,哪怕她有很多事情都默默埋在心里,不会说给自己听。
    尤嘉想解释,顾盼却先点点头,“我知道,这是保护。”
    两个人相视一笑,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结婚那天,她挽着父亲的手臂一步步走向黎耀,那个即将与自己共度一生的男人。顾盼说“我愿意”,两个人在所有来宾的祝福下接吻。回首半生一路走来,一切整个宛如一场梦。故事从女孩下车,揽过她的肩头开始,到现告一段落,她不会直做花瓶般精致的“黎太太”,她要与黎耀和尤嘉守望相助,并肩而行。
    顾盼的铃兰捧花没有抛,而是郑重地捧到了尤嘉手上,上面附着一张早就写好的卡片。
    “不论以后你如何选择,是否结婚,我都希望你始终被这个世界偏爱。”
    --

番外一:执子之手(3)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