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爱干净的护士长同志

战地摄影师手札 作者:痞徒

第714章 爱干净的护士长同志

      52号废弃矿山的矿洞口,昨晚小酌了几杯的卫燃也在上午八点左右睁开了眼睛。
    此时,运输车的生活舱里依旧安静温暖,但窗外却是一片白茫茫昏沉沉的景象,别说远处的废弃建筑,就连几十米外的矿洞口都已经看不清楚了。
    “这鬼地方的雪怎么这么大...”
    卫燃伸着懒腰嘀咕了一句,扒拉开趴在鞋子上睡觉的狗子,穿上衣服推开了天窗。
    或许是得益于这场大雪,又或许是自己离开了废弃建筑的范围,这次连那支狼群也不过来监视自己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操纵着运输车前后拱了拱,依靠宽大的履带压实了周围的积雪,顺便,还给货舱里的储水箱里填满了干净的积雪。
    忙完了这些琐事,卫燃慢悠悠的吃过早餐,直等到上午十点,这才穿着雪鞋,独自走向了不远处的矿洞。
    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第一个矿洞里,他便有了收获。进入矿洞不到20米,卫燃便发现这里像是个大厅似的格外宽敞。
    这大厅中央,有两对并列的窄小铁轨通往矿洞深处,铁轨左手边靠墙的位置,堆积着大量人力采矿才会用到的工具。但在铁轨右手边靠墙的位置,却只有一条蔓延了二十多米的木炭灰烬,以及些许尚未完全燃尽的木制框架。
    至于这木头框架以前曾经拿来做什么,卫燃不得而知,但只看灰烬里偶尔可以看到的些许金属件,至少可以大致推断出来,这里曾经放着不少煤油矿灯。
    小心谨慎的沿着铁轨往矿洞深处走了不到20米,卫燃却不得不停住了脚步,因为,这矿洞竟然到头了,再往前,塌方的岩石已经将矿洞堵的严严实实。
    “还是人为炸塌的?”
    卫燃蹲在一个金属箱子面前嘀咕了一句,这箱子他昨天才在那座废弃医院里见过,只不过废弃医院里的那两个同款箱子里却装满了TNT。
    将这里发现的蛛丝马迹记在了心里,卫燃转身走出矿洞,一个挨着一个的去其他几个矿洞看了看。
    不出所料,剩下那三个矿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甚至连破坏矿道的方式都如出一辙而且丝毫不加掩饰。
    变相的,这被堵死的矿洞也堵死了卫燃对于真相的探查,他除了能大概确定很可能是刽子手米基塔炸毁的矿洞,但却不知道炸毁矿洞的原因是什么。
    难不成那些翠榴石就在矿洞里藏着?
    卫燃脸色难看的嘀咕了一句,最终却也只能顶着鹅毛大雪返回了温暖的生活舱。
    眼下所有的线索全部中断,但所有的线索却好像又全部指向了被炸毁的矿洞里。不仅如此,那废弃医院的二楼,还特意留下了两大箱子炸药,似乎是在邀请找到这里的人,用那些炸药打开矿洞一样。
    但卫燃却从这里面闻到了陷阱特有的味道,他不清楚打开矿洞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却有很强烈的预感,即便他打开了矿洞,恐怕也不会有任何的收获。
    思来想去,他最终还是取出了金属本子里的食盒,将放在里面的两支纳甘转轮手枪以及酒壶、勋章、怀表暖手炉之类的物件一一摆在了桌子上。
    紧跟着,他又去驾驶室里取来了在废弃医院二楼找到的TT33手枪以及那支SKS半自动步枪。
    将这几样东西像摆魔法阵似的一一放在桌子上,卫燃却端着装有山楂叶子茶的搪瓷杠子陷入了犹豫。
    现如今,关于当时发生了什么的猜测,他自认已经猜到了至少80%,但即便如此,却依旧没能找到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可能存在的翠榴石宝藏。
    而且很显然,除非炸开坍塌的矿洞,甚至即便炸开,恐怕剩下的疑惑也不一定能找到答案。也因此,他目前能借助的也就只剩下了金属本子的能力。
    但这就带来了新的问题,在假设金属本子对桌子上的这些东西全部有反应的前提下,它们显然会把自己送回两个时间段,第一个时间段无疑是“我在52号矿山当刽子手/医生的那几年”系列,第二个时间段,则是“重返52号矿山寻宝大作战”系列。
    这中间相隔多久不得而知,不过看样子少说都要有十年的时间。这就又回到了当初第一次在旧书里发现手枪和三个课题时的担忧——这次回去会不会要待上几年的时间。
    虽然自从得到金属本子以来,历时最久的一次也就只有一个月出头的样子,但他可没有把握保证,那破本子不会给自己上一课。
    “也不能这么想...”
    卫燃拿起两支转轮手枪看了看,如果能以52号矿山俘管人员的身份回去,考虑到这里关押的都是鬼子战俘,就算是待上几年的时间似乎也不算太亏。
    更何况,万一最后真的有翠榴石拿呢?那特么不得是血赚?
    思来想去找够了理由说服自己,卫燃咬咬牙,最终还是取出了金属本子。
    毕竟,还原历史真相是一方面,他此行不远万里过来这里,主要目的可是为了发财的。眼下线索全断,自己总不能真的空手回去。
    在他略显紧张的等待中,金属本子缓缓翻到了第28页,原本卡在封面的羽毛笔也缓缓飘起,在淡黄色的纸页上绘制出了两个烟盒大小的图案。
    这次竟然有两张?
    卫燃暗暗嘀咕了一句,左边的这张图案里,是两支放在桌面上的纳甘转轮手枪,在这两支手枪的中间,还放着两支怀表以及两个酒壶。再看第二张图案,却只是一支顶住后脑勺的TT33手枪。
    与此同时,金属羽毛笔也在这两张并列的图案下面写出了一行行的文字:
    角色身份:行刑官维克多
    回归任务一:协助军医古森·蔻卡及行刑官米基塔·杜索夫保守秘密,完成行刑官本职任务,拍摄至少10张照片,
    回归任务二:协助米基塔·杜索夫完成约定
    两个任务?万幸!没有站错队伍!
    卫燃在白光亮起的瞬间便松了口气,紧接着,他也看到,这次能用的东西里,不但有随身酒壶和基本没什么用的钢笔,竟然还出现了绝对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抗日大刀!
    这特么怕不是祖宗显灵了吧?
    卫燃激动的咽了口唾沫,随着视线再次被白光填满,也渐渐闻到了伏特加特有的味道,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手中似乎正握着个杯子。
    “首先第一杯酒,让我们祝贺古森医生获得了劳动红旗勋章。干杯!”还不等视线彻底恢复,卫燃便听到了从身侧传来的祝酒词。
    用力眨巴了记下眼睛,卫燃将手里拿着的杯子凑到了嘴边,将里面的伏特加灌进了嘴里。
    等他放下杯子,视线也恢复了正常。紧跟着,卫燃便发现,在这张并不算大的桌子四周,除了自己之外,还坐着两男一女三个人。
    坐在对面的,是个穿着白大褂,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斯拉夫男人,他的胸口处,还别着一枚显眼的劳动红旗勋章。
    左手边的位置,坐着的却是一个脖颈处有一道明显刀疤的亚裔男人。如果卫燃没猜错的话,他很有可能有着蒙古人的血统。
    在他的对面、卫燃的右手边,坐着的却是个同样穿着白大褂的护士。
    这名金发护士年纪不大,长的也挺漂亮,但那喝完了酒用力嗅着袖口的酒鬼模样却显得过于老练了,简单的,这似乎是个女汉子。
    趁着那个脖颈处有刀疤的男人给众人倒酒的功夫,卫燃也环顾了一番四周。
    这房间看起来更像是个办公室,进门的一侧衣架上还挂着白大褂,离着酒桌不远的办公桌上,除了两支纳甘转轮手枪之外,还有两个酒壶,两支火箭牌怀表,以及连个暖手炉。这几样东西的布置,倒是和刚刚羽毛笔绘制出来的第一张照片丝毫不差。
    “第二杯酒,让我们祝贺古森医生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卫燃悄悄观察着三个人的同时,脖颈处带有伤疤的男人已经给众人身前的搪瓷缸子倒满了酒,并且为第二杯酒想好了理由。
    “米基塔,我可不会这么快就离开,我的研究还没完成呢。”
    戴着近视眼镜的男人端起杯子说道,“我至少还要两个月的时间才会离开呢。”
    “这么说你会留下来和我们一起过圣诞节?”已经喝完了酒的女护士问道。
    “卓雅说的没错”
    古森医生端起杯子慢条斯理的喝完,捏起一片火腿用力闻了闻丢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道,“我肯定要留下来和你们过圣诞节的,而且萨沙还寄来了很多糖果和伏特加,我总要和你们喝完了那些伏特加才能回去。”
    “萨沙怎么办?”
    被称作卓雅的女护士同样捏起一片火腿丢进嘴里问道,“自从她怀孕之后就回到了温暖的喀山,现在你们的儿子都出生了,你难道准备让她带着塞尔西自己过圣诞节吗?”
    “这个圣诞节就让塞尔西先陪伴萨沙吧。”
    古森医生重新给自己身前的杯子倒上酒,“倒是你们,卓雅,米基塔,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我还准备回喀山之前参加你们的婚礼呢。
    “我可没打算和他结婚”
    名叫卓雅的护士将自己的杯子往前推了推,“而且就算结婚,我也不想在这种鬼地方举办婚礼。”
    “总有一天你们也会离开这里的”
    古森医生端起杯子,和众人碰了碰,语气格外坚定的说道,“我坚信你们不会和那些战俘一样,一辈子都被困在这里的。”
    “说起这个”
    卓雅冷笑一声,拿起桌子上的烟盒,弹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熟练的点上,“伊琳妮你们认识吧?”
    “认识,那个来自立逃碗的红发姑娘。”古森医生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记得她是今年冬天才派来的护士,是个很善良的姑娘。”
    “善良?”
    卓雅朝着头顶的照明灯喷出一团蓝色的烟团,“确实很善良,你们相信吗?她从竟然爱上了一个又矮又丑的战俘,原因只是因为那个战俘会唱歌给她听。”
    “爱上了战俘?原来真的是她?我还以为这件事是大家在开玩笑呢。”米基塔惊讶的抬起头,紧跟着乐不可支的追问道,“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没什么,她偷偷给那个战俘送去立刻食物和羊毛袜子,结果被护士长同志抓到了。”卓雅摊摊手,“这件事已经报告给了政委同志。”
    “政委同志怎么说?”刚刚一直在旁听的卫燃追问道。
    “政委同志这样说的”
    卓雅清了清嗓子,拿腔拿调的说道,“年轻的姑娘有自由恋爱的权利,这一点我们谁都不能阻止。无论善良的伊琳妮爱上了谁,我们都没有权利阻止。
    不过大家要记住,52号矿山的任何一名法吸丝战俘不但不允许拥有名字,它们更没有资格拥有人权。
    那些发动战争的法吸丝在成为我们的俘虏那天开始,就该对于我们能让它们继续活着这件事充满感激。
    为此,它们该更加努力的工作,挖更多的矿石来回报我们付出的善意和食物以及温暖的住所,而不是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对它们来说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护士长同志,现在他既然还有精力,那么你就去给他安排些新的工作。”
    “所以他还活着?”古森面色古怪的问道。
    “大概还活着吧,如果他们的厕所里足够暖和的话。”
    卓雅幸灾乐祸的说道,“下午的时候,护士长带着我们一起去检查了战俘居住的窝棚的卫生情况。护士长认为厕所太脏了,会影响战俘们的身体健康,进而影响到采矿速度。”
    “所以那位战俘从晚饭开始就在清理厕所里堆积的粪便,而且让和它住在同一个窝棚里的战俘在旁边观摩学习。”
    米基塔接过话题继续说道,“我还去看了,护士长同志是个很讲究卫生的女士,她让那名浪漫的俘虏脱掉了衣服拿去消毒,嗯,所有的衣服。”
    “而且让伊琳妮帮忙给她的情郎清洗所有的破衣服”
    卓雅摊摊手,“还要我们所有人在旁边观摩学习,直到那套破衣服干净的可以拿来当纱布用为止,就因为这件事,弄得我们连晚饭都没吃上。”
    “护士长同志真是个爱干净的人”
    古森咂咂嘴,“虽然这种事听起来有些残忍,但确实需要在开始的时候就掐灭苗头才行。否则的话,那些战俘恐怕会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勾引女人身上了,到时候总不能他们在温暖的房间里谈恋爱,我们拿着尖嘴锄头去挖矿石吧?”
    “我猜,护士长同志一定是斯大林同志派来的天使吧?”卫燃忍不住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闻言,卓雅举起了杯子,主动和卫燃碰了碰,笑着说道,“如果护士长同志听到你这么评价她,肯定会把最漂亮的护士介绍给你认识的。”
    卫燃闻言摊摊手,“我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而已。”
    ------题外话------
    出门在外多有不便,最近几天每日单更,万望见谅。

第714章 爱干净的护士长同志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