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骑虎难下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第5章骑虎难下

      母亲抱起娇娇就往外走,钱利娟顾不得锁好门慌忙跟上。
    “妈,你说娇娇是啥?”
    “是福运财星,是福气宝宝。”
    “啊,是谁瞎说的?”
    钱利娟一脸糟懵,不知道母亲从哪听来的传言。她和娇娇才回来不到半天,怎么就有传言出来了,还神乎其神地。
    “没瞎说,我就知道。”
    “你舅知道?哦……”
    钱利娟想起来了,母亲并没有舅舅。
    汪桂珍脚底生风走得飞快,钱利娟勉强才能跟上母亲的脚步。
    早上妯娌们一起说笑娇娇是福运小财星,汪桂珍只是顺水推舟,外孙女被大家高看一眼,她也跟着风光。
    去过刘大锤家以后,汪桂珍坚信娇娇就是算命先生说的福运财星了。
    那天算命先生从村东走到村西,有人打趣让他算命他却不理,只说命有天定,还要看有缘人。
    经过刘大锤家门口,算命先生对刘大锤说他家大儿子过几天会有血光之灾,气得刘大锤轮起大锤要砸算命先生。算命先生临危不惧,继续说要想逆天改命,得求村东的老钱家。
    算命先生说完好像一阵风似地飘走了,刘大锤对着算命先生的背影喷了一口唾沫。
    生产队三令五申村民们不许搞封建迷信,积极举报违反规定的村民。刘大锤决定去追算命先生扭送生产队部,说不定算命先生是外乡跑来的骗子。
    等刘大锤追上算命先生时,算命先生刚好从老秦家出来,刘大锤上前去抓算命先生,秦老太太一看不乐意了,上前扯住刘大锤的衣襟,非让他放手。
    刘大锤说算命先生是骗子,秦老太太说算命先生是活菩萨,算出她那瞎了一只眼的小孙女将来会享富贵荣华。
    秦老太太说什么不撒手,刘大锤只能眼睁睁看着算命先生走没影了。
    刘大锤跟汪桂珍说起这件事,捶胸顿足后悔当时不该让算命先生走,说不定算命先生会帮他化解儿子的血光之灾,也不至于让刘石柱变成个残废。
    刘大锤说着突然一把拉住了汪桂珍的手,他记起来算命先生说过,钱家能救他儿子。
    汪桂珍赶紧甩开刘大锤的手,当着刘大锤媳妇的面,刘大锤也不知道避讳和寡妇拉扯。
    刘大锤的媳妇倒是不介意,还说她听别人说,算命先生曾经预言过,猛龙过江会把靠山村的公路给掐断。这会子算命先生说过的话都灵验了,不由人不相信。
    汪桂珍挺着胸脯,把娇娇高高地抱在肩头,雄赳赳气昂昂地朝村西头走去。
    靠山村三面环山,一条小河从村北面的山上缓缓流下将村子分成东西两片,汇入村子南面的水库。
    几百年来村民们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十年前,东方红林场建成,村里决定修一条路和东方红林场的大路打通,道路打通以后,村民再不用翻山越岭走十几里地才能坐上车,村里的农产品也能送上东方红林场的小火车运出去。
    今年春节的时候,村里唯一的这一条道路多次发生车祸,大队决定将单行道扩建成双行道。历经千辛万苦修好的路没几天就塌了。
    前两天村里开始传说算命先生的话,村道挡了猛龙过江。接连维修道路失败,村干部急得是焦头烂额。
    “钱大嫂子这是干啥去呀?”
    刘大锤蹲在门口抽旱烟,看到汪桂珍抱着个年画娃娃急吼吼地朝村外走,敲掉烟袋锅里的烟丝站起来。
    “我带我家福宝去修路队。”
    汪桂珍这么一说,刘大锤马上靠上前。
    刚才听说钱利娟抱着个孩子回家来,那孩子就是算命先生说的福运小财星。
    刘大锤要见识一下小福宝,一双铜铃似的牛眼盯着李锦使劲看,嘴里发出啧啧声:
    “福宝,真是福宝!我家石柱有救了。”
    李锦受不得烟味,撇过脸想避开。钱利娟发现娇娇在母亲的怀里好像不舒服,从母亲手里接过来抱在自己怀里。
    李锦喜欢钱利娟身上皂角的味道,伏贴地靠在钱利娟的胸前,半眯着眼睛观望着靠山村的田园风光。
    这时村里已经传开了,汪桂珍要带着小福宝去修路队。秦老太太左手抓着大媳妇,右手扯着小媳妇,顾不得田间小道的坎坷,想要追上汪桂珍,却只能眼瞅着更多村里的媳妇婆娘们冲过她面前,簇拥在汪桂珍和钱利娟身后。
    村里妇女和老人们组成了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向村口走去。
    钱老二和钱老三正在田里插秧,远远看到一队人闹轰轰地不明所以。走在队伍前面的是大嫂汪桂珍,自己的媳妇竟然也跟在队伍里。
    钱老二担心在村口修路的三个侄子可能出事了,叫钱老三赶紧跟上,两个人顾不上放下裤腿,踩着一腿一脚的泥浆朝队伍跑去。
    钱老二伸手拉住媳妇问出了什么事,钱老二媳妇神秘地笑着说:“等一会到地方就知道了。”
    “二哥不用担心,大嫂是去帮着修路。我看今天那段路准能修好。”
    钱老三捂着嘴咳了一声,示意自己媳妇不要乱说话。
    人人都说村里因为扩路挡了猛龙过江,所以才修一回塌一回,汪桂珍能有什么本事去帮着修路。
    钱老三媳妇放慢了脚步等钱老三上前跟他并排走。
    钱老二媳妇瞄着钱老三媳妇和钱老三互相望着的目光,心里不免又泛起酸劲。
    钱老三媳妇从嫁过来那天起就对钱老三低眉顺眼温温柔柔,钱老二媳妇就不明白,为什么屁都不放一个的钱老三,有什么本事能让媳妇那么温柔。唯一的答案就是钱老三是真男人,不像自己的男人中看不中用。要是小福宝真那么灵,应该也可以帮助钱老二重振雄风。
    钱老二媳妇甩开钱老二挤过众人,终于追上了汪桂珍和钱利娟。她想替钱利娟抱着娇娇,钱利娟扭过身表示自己不累。
    钱利娟的心里七上八下的。耳边不断传来婆娘们的说笑声,大家都在等着一会看娇娇的表现。可是娇娇只是一个长得好看的小女宝,哪有什么神奇魔力帮助村里修路呢!
    钱利娟无声地叹息着,却对眼前的状况无能为力。母亲强出头不要紧,现在几乎把全村人都给招来了,到时候出丑得多尴尬啊,让她和娇娇以后在村里可怎么生活呢!

第5章骑虎难下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