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议论纷纷

锦鲤大佬穿越年代娇养成 作者:白箩染

第38章议论纷纷

      女人见钱利国还呆在杏花树下不带莲杏离开,以为钱利国又要抱孩子又要带走莲杏无法分身,于是推开窗子喊丈夫过去帮忙,就算做善事把人送出龙河村吧,既然嫁去了靠山村,就别污了龙河村的水土。
    钱利国紧握着拳头强忍着心中的不愤,他已经明白了疯女人回来的目的,疯女人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回到出生的地方,在最喜欢的杏花树下死去。
    可是如果没有少年打在疯女人身上的一拳,疯女人也许不会这么快死。
    “麻烦找个草席给我,我带她回家。”
    钱利国瞪来的目光凛冽酷寒,女人吓得浑身一抖,喊儿子去拿草席。
    四方大脸的少年很快从后院扯出一条草席,一脸鄙夷地扔在地上。
    “给这么个死丑八怪裹身体,都白瞎一张新草席了!”
    少年说着“呸”了一口唾沫,这下可把李锦给惹火了。
    李锦合上莲杏的双眼,抬手射出一粒毛刺的种子,少年刚好张嘴要说话,突然感觉一股疾风冲进喉咙直入肺腑,剧烈地咳了起来。
    女人从窗口探出身喊儿子进屋,不要被丧门星给污染了。
    少年咳得脸红脖子粗,听到母亲的话,双手捧着脖子闪身进屋。
    “反正她夫家也没人了,没人会给她立碑烧纸钱,快点把人弄走吧……”
    女人还在喋喋不休。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就算女人和莲杏没有血缘关系,莲杏也叫了女人好几年嫂子,姑嫂朝夕相处,没有相亲相爱也该有最起码的善良。
    逝者为大,怎么出口这么恶毒呢!
    李锦抬手朝女人的口中弹去一颗哑巴果,女人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像一只被卡了脖子的老母鸡,发出咯咯咕咕的声音。
    念在女人还算给莲杏说了一门好亲事,李锦特意手下留情,女人吞下的哑巴果一周之内就可以吸收,并不影响以后说话。
    “大舅,我可以自己走路。”
    钱利国又要抱小娇娇又要带莲杏的遗体回靠山村,显然力不从心。李锦想解除大舅的后顾之忧,确定自己的一双小胖腿还是能够坚持走到靠山村的,就算走慢点,也比让莲杏嫂子的再婚老丈夫污染了莲杏的身体好。
    “小娇娇,大舅抱你回家。”
    钱利国蹲下摸了摸小娇娇毛绒绒的头,一直皱着的眉头此刻舒展开,他已经想通了,与其跟女人一家生闷气,不如尽快把莲杏带回靠山村。
    女人虽然骂得难听,但是有一句话说得没错,莲杏是靠山村的媳妇,应该和丈夫丁永胜合葬在一起。
    钱利国让老男人拿根长绳过来,老男人扔过一根长麻绳,看到长麻绳半截都是脏的,钱利国再也忍不住怒火了。
    “麻烦你拿一根干净的绳子过来。”
    原以为钱利国闷声不说话是个好欺负的,没想到光是钱利国的语气都让老男人浑身发抖,钱利国锐利瞪视的目光更是吓得老男人大气不敢喘。
    老男人取来一捆新麻绳,猫腰递给钱利国。
    钱利国接过麻绳重新蹲下,把莲杏的身体包在席子里,用麻绳反复绑好,最后打了两个双肩背的绳结,将莲杏背在背上,伸手抱起小娇娇,头也不回地朝靠山村走去。
    钱利国抱着小娇娇还背着死去的疯女人回村了!
    这个消息犹如一道晴空霹雳炸翻了靠山村的宁静。
    “钱利国杀了疯女人!”
    “肯定是疯女人抢走小娇娇,然后被钱利国给杀了!”
    “钱利国杀了疯女人要不要偿命?”
    “钱利国杀了人应该不犯法,谁让疯女人抢走小娇娇了。”
    ……
    一时之间议论声四起。
    听着众人的议论,李锦很想解释,不过此时确实有点累了,与其跟村民们解释,不如向警察解释好了,相信很快就会有人去派出所报案。
    钱利国将疯女人带到丁家老宅刚放下,这时两个弟弟赶了过来。钱利安和钱利康浑身又是泥又是汗,为了找小娇娇几乎跑遍了靠山村的角角落落,就差跑去龙河村了。
    “幸好你们没去,不然就走岔了。”
    龙河村通往靠山村的大道在靠山村西口,钱利国来去都是走的南山口。
    “大哥,疯女人是怎么死的?我们知道你肯定不会杀人。”
    钱利安和钱利康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也没谱,如果是他俩发现疯女人抢走小娇娇,肯定也会不顾一切抢回小娇娇。
    “大舅没杀人,莲杏病了,又被她嫂子的儿子打了一拳。”
    “是这样啊,我就说大哥不会做犯法的事。”
    钱利安说完,突然一脸错愕地看着李锦说:
    “小娇娇会说这么多话,真是神了!”
    “咱们赶紧回家,问咱妈要怎么处理莲杏的后事。”
    汪桂珍额头上盖着阴湿的白毛巾靠在炕墙上,听到院外传来儿子们的说话声,又听见小娇娇喊舅舅,顿时来了精神,猛地坐起来爬到窗边,果然看见小娇娇回来了。
    “我滴乖乖我滴小娇娇,你可把姥姥给想死了……”
    汪桂珍抱着小娇娇又是哭又是笑,躺在她身旁的钱利娟想要抱过小娇娇一直无法插手。
    钱利娟被小蛇咬了胸口,又不肯给老韩头瞧伤口,这时伤口已经红肿变大,伤口传来的阵阵疼痛让她不时皱眉,紧抿着嘴不敢说话。好像一开口精气神就泄了,再也忍不了疼了。
    “妈妈抱。”
    李锦发现了钱利娟的异样,张开小手让钱利娟抱。
    这时钱红霞正好拿着老韩头留下的香灰掺和了嚼碎的黄豆和烟叶进来,看见钱利娟要抱孩子马上阻止。
    “利娟还是等伤口好了再抱孩子,先把这药敷上,老韩头说这药必须得趁着唾液没干时敷上效果才好。
    娇娇乖,不要吵妈妈,妈妈要休养,到外面跟小明哥哥去玩吧。”
    李锦看着钱红霞手里乌漆麻黑沾着白沫子的一坨所谓的药,差点反胃,不过她不能阻止姑姥姥给母亲敷药,姑姥姥对老韩头的医术几近虔诚,认为秦芳的眼睛都是老韩头的药方给治好的,治一般的蛇虫咬伤肯定手到病除。
    怕引起妹妹的不适,钱利国特意请母亲到外间说话。
    听说疯女人死了,汪桂珍难以置信地感叹着,随后换了身干爽的衣裳,准备去找秦老太商量。
    “小娇娇,你看我捏了一个泥马,你能把泥马变成活马吗?我想骑马。”
    王小明献宝似地从背后拿出捏了大半天的一团泥巴,眼巴巴地望着李锦。

第38章议论纷纷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