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开封城中风云起

新宋 作者:王家郎君

第11章 开封城中风云起

      暂且不说岳飞的三条计策是何等的精彩,如今的赵桓就颇为头疼了。
    “陛下,之前朝堂已经决议出来了我等之策,如今议和方为上上之道,为何陛下仍然不肯派出使者!”
    大宋宰辅白时中正在赵桓的书房之中,义正言辞的高呼着,希望赵桓能够早日派出使者前去金军那里求和。
    “白卿家何必如此急迫,这进军被拖在磁州动弹不得,如今正好让他看一看我大宋的豪勇之气,日后就算是求和那也是能够对我等更加有利不是么?”
    赵桓努力的让自己露出一个笑容,朝着白时中轻声安抚起来。
    只不过这位宰辅是一丁点缓和之地都不打算给自己的。
    “陛下,如今并非是磁州战况如何的问题,而是我等麾下没有兵马将校可以调动,最重要的是没有粮秣可以支撑下去啊。
    之前老臣来,陛下总是觉得老臣在搪塞陛下,如今老臣也不想多说什么了。
    这朝廷所有的银钱往来账目明细已经全部都在这里了。
    这是我大宋这几十年的军费开支,这修缮诸多河道,甚至五次为黄河改道,还有安抚沿途百姓,赈济北方灾民以及朝中诸公还有我大宋皇室的奉养。
    全部在这里了。
    陛下请自行过目,看看我大宋还能不能打这一仗!”
    白时中说完之后便让人拿上来了足足数百本账目明细,那里面密密麻麻的记载让赵桓只看了一眼就感觉到了绝望之感。
    而白时中还没有停下来,他再继续说下去。
    “陛下,并非是老臣不知道陛下之心意,而是这事实确实是不能让陛下做出如此决定。
    陛下可知道这天下局势么?
    就算陛下对北方之地的众多将军心中放心,可是他们手握大军对陛下放心么?
    再者太行山之中聚众十余万贼寇,他们都是对我大宋虎视眈眈。
    太湖的杨幺截断我江南税赋让我大宋收不上江南的钱粮布帛。
    之外还有方腊的余孽,还有诸多山贼草寇那都是我等的后患啊陛下。
    列祖列宗将这么重的权势交到了陛下的手中,难不成陛下不想好好守护好这个位置么!”
    白时中这个话语甚至都让赵桓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在威胁他。
    可是他却也无法反驳,因为现在的局势确实是如同他所说的那般。
    北方的税赋能够收上来,所以已经收的北方百姓活不下去了,南方的税赋是一丁点都收不上来,并不是南方的老百姓穷的交不上税。
    而是....他们把所有的问题全都推到了太湖的杨幺上面。
    看着赵桓越来越阴沉的脸色,白时中也知道自己不能继续说下去了,他直接躬身行礼,对赵桓就告辞离开了。
    而赵桓本以为自己能够耳根子冷静冷静了的时候,让他惊讶的事情再次出现了。
    门外扣响,紧跟着一名无比美艳的宫女就带着羹汤来到了赵桓的面前,为他奉上鲜美的羹汤,并且为他轻柔自己的额头。
    这是作为皇帝的特权,美人在侧,美食在前,还有无边权势,就最近的这几天时间里,他当真是享受到了这种尊崇的待遇。
    在这种按揉之下,赵桓很快就放松了心情,慢慢的睡了过去。
    等到他再次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披上了一层温暖柔软的毛毯,旁边还有刚刚那宫女在为自己轻轻扇着那微微的凉风。
    这种待遇,让赵桓再一次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皇帝的幸福。
    “你很好!”作为帝皇,赵桓一声夸奖胜过了无数的赏赐,因为这叫得宠,“日后你就侍奉在朕的身边。”
    这等贴心的女子,不得不说深得赵桓的心意。
    但是那宫女在谢恩之后,却是再次轻声说道,“陛下乃是天下至尊,只要陛下仍然是陛下,那这天下之间,自然是要围着陛下行动的,奴家能够得到陛下夸耀真是几辈子才得来的荣耀。”
    那女子说话当真算是温柔,当真算是动人,可是这话语里面的意思却是让赵桓脸上的笑容,彻底的僵在了自己的脸上。
    “朕只要还是朕....呼~”最后那一声长长的叹息,让赵桓再次无奈的感慨起来,“你且退下吧。”
    “奴家领旨。”
    最后行礼之后的宫女将赵桓身上的毛毯还有那摇晃的白羽扇全都带走,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大殿让赵桓一个人继续的冷静下来。
    “华服美食,美女歌姬,荣华富贵,无比的享受,这种滋味已经尝到了又如何能够放弃呢。”
    “先是朝中罢官,士子叩首,学生静坐来告诉朕,没了他们,没了这朝中衮衮诸公这大宋的朝堂就变成了一个笑话一般。”
    “再是告诉朕,这大宋的钱粮辎重,这百姓口舌,甚至还有这兵马将校也全都在他们手中。”
    “朕...就是一个可以享受荣华富贵,可以当一个名正言顺的皇帝傀儡...”
    “呵呵呵....真是想的美啊!”
    赵桓冷笑一声,直接将面前的一封奏疏拿了起来,只看了一眼他的额头就布满了冷汗,猛地将那奏疏合上之后他半晌都没有缓过气儿来。
    “来人,请宰辅白时中进宫面圣!”
    赵桓一声令下,旨意便用最快的速度传向了宫外,仅仅一炷香的时间,那位大宋宰辅就已经穿戴整齐的来到了赵桓的面前,面带笑容,和蔼可亲。
    “这封奏疏,是爱卿传上来的?”赵桓将刚刚自己看过的那封奏疏拿在了手中,普普通通的封皮,却是让白时中坚定的点了点头,“老陈也是不想让陛下受到奸贼蒙蔽罢了。”
    “你可知道你再说什么,你这奏疏之中又在说什么?”
    “老臣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如今的那位皇城司的勾当皇城司公事童贯大人,不仅仅有皇城司刺探之权在手,更是有上万亲军!
    童贯在西部边境曾招募青少年组成胜捷军,有近万人,他把他们作为亲军,守卫他的住所,并且当年道君皇帝也是因为他们的保护才得以南行前去烧香的。
    这些,恐怕陛下不知道吧。”
    赵桓看着面前的白时中,他当然知道这老家伙是在挑拨离间,但是他此时的确是想了起来,在历史上童贯也真的有这么一支大军。
    似乎是生怕这位皇帝陛下不相信,白时中还继续给他补充了一句。
    “陛下要知道这朝中对童贯这等奸佞之辈恨之入骨者不在少数,可为何我等这么久了只能对他不断的罢官免职却未能将他诛杀。
    就是担心这些兵马伤害了道君....还有陛下的龙体啊。”
    深呼吸,不断的做着深呼吸,赵桓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童贯当年西北监军,收复四州之地,平定方腊之乱,掌兵多年,就算是有些兵马在手中,那也是合情合理的,这些兵马朕还是知道的。”
    关键时刻赵桓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紧张,童贯是自己至关重要的一人,他此时深处皇城司,做的颇有几分手段。
    皇城之中经过他的清扫,如今已经安静了许多,朝中也因为他的压制,自己才敢把主战派的旗帜人物李纲给放出去为自己张罗势力。
    此时赵桓不管这童贯是由一万人还是有十万人,只要他不造反,赵桓就不会对他做什么。
    甚至还要力保他!
    看着赵桓没有上当,白时中也算是知道了这位陛下尚且没有被温柔乡给迷了心智,只能躬身行礼。
    “陛下心中有数,那就最好不过了,只是陛下千万小心,最近老臣有些朋友告诉老臣,道君皇帝一直感慨着磁州战局稳定了,想要回开封了。
    也不知道陛下要不要准备迎接道君陛下,这规模又该如何?”
    听到这句话,赵桓算是清楚这群家伙当真是一环套着一环,而这应该就是最后通牒了。
    “父皇不是去毫州烧香了么,听闻还要去镇江看看,怎么这突然想要回来了?”
    “道君陛下心诚,定然是感动了上天这才让磁州之战这般的顺利,所以道君皇帝恐怕是想要回转开封亲自坐镇此地指挥战事...”
    “咔...”一声脆响,赵桓掐断了手中的笔杆子,他仍然在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愤怒让自己冷静下来。
    “陛下,天色晚了,臣该退下了。”
    该说的事情都已经说完了,白时中知道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就要看这位陛下的想法了。
    若是这位陛下明白事理,那就老老实实的去当一个富贵皇帝,去议和,割让出足够的土地,送出钱粮,大家继续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反正大宋的土地很多,他也不怕送完了。
    至于自己还能从中间捞出来不少。
    当然,如果他不愿意...想来那位道君陛下也是愿意的,大不了李纲当年怎么让这个家伙上来的,自己再让他怎么下来。
    真当这大宋的皇帝好当呢?
    看着白时中那渐行渐远的背影,赵桓第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来人,去将童贯找来.....”

第11章 开封城中风云起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