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岳飞入燕京

新宋 作者:王家郎君

第23章 岳飞入燕京

      金人大军到最后也没有将自家的统领尸体夺回来,反倒是让自己折损颇多。
    并且还被焚烧了大军的粮秣,以及遭受了这般大败。
    但是失败,粮草被烧毁这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没有抢回那统领的尸体。
    这位统领虽然名气不大,但可不是什么等闲之辈,更不是什么旁人。
    完颜挞挞!
    这名字没咋听过,但是这家伙有一个很是厉害的爹,完颜希尹!
    大金宰相,随金太祖完颜旻兴兵,参与诸多大战不说,更是一手炮制出来了女真文字,甚至于还有诸多国策。
    包括学习大汉文化等等,包括吸纳工匠等等,革新大金的技术。
    就在今年,陛下再次为完颜希尹加官进爵,尚书左丞相兼侍中,加开府仪同三司,封陈王!
    这是真真正正的位极人臣了。
    如今他的儿子死在了这里,甚至于连尸体都没有找回来,这是要人命的。
    “如今将军尸体都不在了,我等要不....要不跑吧。”
    “跑?你想往哪里跑?你想怎么跑?”另一名金人忍不住打断了这人的话,直接冷笑起来,“难不成你还打算逃到宋人那里去投降?”
    “这....这肯定是不行的。”
    “你知道不行还说什么废话?”
    “可你说我等如何,难不成真的要告诉丞相,将军死在了这么一个无名小卒的手中不成么?”
    “谁说那是无名小卒,他不是通名了么,什么河北路兵马大元帅宗泽麾下都统制。
    这名字太长了,你就说....你就说大宋元帅府麾下大将岳飞!“
    “这...行么?”
    “行不行的也只能如此了!”那金人无奈的叹息一声,然后挥了挥手,“如今咱们去不了磁州了,暂时在这里休整罢了,然后我等等待援兵到来。”
    “好!”
    此时的岳飞并不知道他随随便便的将一个大人物给解决了,更不知道他帮助宗泽再次拖延住了许多的时间出来。
    此时的岳飞借助暴雨将行踪隐藏,然后再次聚集之后一行人毫不犹豫地朝着燕山府燕京之地而去。
    而这一路上岳飞就在为他身边的这些人讲解这燕京之地,也讲解这燕云之地,这是他们日后的战场,他们必须熟知此事。
    “说到燕京就不得不说燕山府,而说到燕山府,咱们就得先说这燕云十六州。
    当年石敬瑭将燕云十六州出卖给了契丹人,太宗皇帝兵败高梁河,之后我大宋对燕云十六州纵然望眼欲穿却也毫无办法。
    而那辽于会同元年的时候,在燕京地区建立了陪都,号南京幽都府,开泰元年改号析津府。
    这燕云十六州分别是幽州,顺州,儒州,檀州,蓟州,涿州,瀛州,鄚州,新州,妫州,武州,蔚州,应州,寰州,朔州以及最后的云州。
    这十六个地方几乎包含了我大宋的所有北疆,并且将战线直接推到了长城一带。
    最重要的是当初这里便是北部防线,只要守住了这燕云十六州,黄河流域的北方农田才能够有最坚固的保障,成为我大宋的真正粮仓。
    可是失去了燕云十六州的结果你们也知道了。
    五次对黄河改道,直接导致整个北方变成了一片烂地,非但没有挡得住辽人金人,更是直接导致我大宋失去了北方重镇和大片的良田。
    说完燕云十六州,再说回如今的燕京。
    宣和四年之时,大宋与金人联合攻灭辽国,最终金兵攻占辽燕京析津府,然后次年我大宋以百万贯赎燕京等空城而回。
    之后燕京城便更名燕山府,之后被郭药师驻扎防护。
    但是在其周围尚且还有我大宋当年的老卒,诸如知府王安中,将军张令徽等人。
    不过此去燕京我等要小心两件事情,或者说是两个致命的问题。
    其一,将军张令徽等人肃然是我大宋老卒,但是其人性格颇为不妥,却有几分五代遗风,行事风格实在是让人不敢苟同。
    当年攻打燕京就是这般模样,先胜而后败,便是因为张令徽与高世宣等人在燕京城肆意妄为。
    其二,大宋老卒颇为不堪重用,那郭药师本身也是有很大的问题。
    此人仰仗先帝恩宠,在燕京之地可谓是作威作福,不说其他,此人单单是在燕京之地就肆意妄为,紧跟着麾下兵马众多。
    号称常胜军五万,还有乡兵三十万,你们可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张宪虽然以勇猛著称,但是其谋略也是这所有人之中作为精通的,他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过来。
    “如果这数字没有太多的虚报,那就说明这郭药师一个人吃着大宋三成的财政!”
    张宪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让岳飞都忍不住连连点头。
    “正是如此,这常胜军五万,乡兵三十万不仅仅是数字这般简单,当初童贯用高达百万贯的钱财将这空城赎买回来。
    内部没有任何可用之人,也没有足够的百姓去让他们做到自给自足。
    所以燕京一代的一切粮秣辎重全部都要依靠于大宋支撑,而且郭药师此人的性格实在是有些许问题。
    太过于肆意妄为,让他对兵甲器械乃至粮秣的要求很高,导致到现在为止,大宋虽然刚刚开始支撑他麾下的士卒。
    但是已经感觉到了些许的吃力。
    不事生产,只做兵事,郭药师此举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岳飞的话让众人的心中都出现了些许的不安,他们知道原来自己此行并不是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
    不过没有关系,他们跟随着岳飞,他们也相信岳飞。
    战马在官道上奔驰而过,刚刚打劫了金人大营的岳飞等人可谓是财大气粗,这一路上见到有百姓逃难就直接扔出干粮让他们缓解危机。
    同时遇到了小股金人那也是毫不客气,便是全当磨合练兵了。
    这一路上不说别的,岳飞的名头那是越来越大了,这也是岳飞在为燕京之战做准备。
    岳飞在不断的朝着燕京之地飞奔,而作为赵桓的使者,秦桧已经率先一步来到了郭药师所在之地。
    “圣人言:以燕云十六州旧地做燕云都督府,以郭药师为燕云都督,坐镇燕山府,督燕山府内外诸军事以抗金军。
    以吕公吕颐浩为燕云都督府监军,以蔡靖为粮草转运使,以王安中为调度,调任河北元帅府麾下都统制岳飞为副将。
    协助郭药师守护燕京,以防不测。”
    不管秦桧日后会是什么模样,此时的秦桧可以说让赵桓十分满意,能力出众,颇有眼光,同时还十分的精通人情世故。
    可以说在秦桧的身上,赵桓看到了一个后世知名经理人所有应该具备的优点。
    让他来燕山府解决这些事情也是赵桓的一时兴起,但是未曾想到秦桧会真的做的很不错。
    刚刚进入燕京之后,第一时间将郭药师打探的清清楚楚,同时也知道了郭药师不讨喜的地方,这家伙之所以在朝中不讨喜。
    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先帝的人,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嚣张跋扈也就罢了,这家伙还敢私自扣押朝廷委派而来的重臣。
    燕山府太守蔡靖父子也就罢了,这吕公吕颐浩可是朝廷亲自任命的燕山府路转运使。
    这两个人这郭药师说扣下就给扣下来了,当真算得上是嚣张跋扈了。
    若非是因为此时乃是战事最为要紧的时候,他秦桧都不想和郭药师说这么多的废话,此时将吕公和蔡靖两个人正式任命为燕山都督府的属官,也算是给了郭药师一个名头。
    告诉他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笔下没有清算的意思,凭着郭药师这些年反复的性格和本事,他是可以听得出来的。
    果不其然,郭药师听到这话之后立刻对秦桧躬身行礼,将这旨意接了下来。
    甚至对于陛下委派的那什么岳飞也是不闻不问。
    而秦桧在传旨之后立刻在郭药师麾下大将甄五臣的带领下前去拜会吕公吕颐浩。
    “学生秦桧,拜见吕公。”作为使臣的秦桧在面对吕颐浩的时候可谓是十分的恭谨,而吕颐浩对此也是习以为常了。
    “你且起来吧。”面对秦桧的学子礼,吕颐浩并没有拒绝,因为在某种情况下来讲,他和李纲一样都是这主战派的旗帜人物。
    若是真的论起来,这主战派中,也就只有种师道能够稳压他一头,便是李纲和他也只能平辈相交。
    秦桧作为主战派的后辈,他自然而然的是要对吕颐浩行学生礼的。
    吕颐浩为宋哲宗绍圣元年的进士,起步就是密州司户参军,这些年一路累计功劳升迁,之前更是追随过大宋如今的第一名将种师道老将军。
    而且吕颐浩自幼生长于西北两边,娴熟军旅;应诏上奏战守之策,筹划颇为完备,向来就是朝中所倚重的大臣。
    单以才能论,众人都要承认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的才能尚且在李纲之上。
    当然,李纲因为态度之坚决,所以被引为主战派旗帜,不够这不影响大家的认知....
    “如今朝中如何了,你且说于我听。”吕颐浩不再废话,立刻要秦桧将此时朝中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他。
    而秦桧也知道自己的职责,不敢浪费时间。
    “回吕公,就在月前,先帝在李纲的建议之下将皇位禅让给了当今陛下,也就是之前的太子。
    如今陛下登基,朝中气象大好,先是惩治贪腐之事,之后更是要兴兵抗金。
    如今已经任命老将宗泽为河北路元帅,任命郭药师为燕京都督府都督,同时提拔西陲大将姚平仲戍守宫城内外,提拔猛士岳飞为都统制.....”
    “你给老夫说些实话,你真当老夫在这里被困了个把月就成傻子了么?”
    吕颐浩直接冷哼一声将秦桧的话语打断,同时揭穿了这家伙的漏洞。
    “不管是先帝还是陛下,那位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当年任用蔡京父子还有王黼童贯等人执掌朝堂,我等多少人为之奋起都毫无办法。
    他就算是让出了那个位置,当今陛下也很难掌权,毕竟陛下年轻不说,这些年并不受宠。
    他没有任何的势力可以依靠,想来先帝就是如此才能够放心的将皇位交出。
    不过老夫很是好奇,那李纲是怎么回事,如今的这种局面,凭借李纲的本事,他可做不到。”
    听到这位吕公毫不犹豫的对李纲的嘲讽,秦桧也是脸色有些尴尬。
    虽然在他们的眼中,李纲确实是一个会兵法,有本事,没脑子的臣子,但是不得不说,这位毕竟是他们主战派的旗帜。
    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当真好么....
    “吕公睿智,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吕公...”秦桧满脸尴尬的恭维了一句,然后继续说了起来,“吕公猜的确实是没错。
    如今这些事情很多都是赵鼎谋划,李纲在一开始就被陛下弄了出去。“
    “陛下此举.....兵行险着了。”吕颐浩叹息一声,脸色也变得有些无奈,“李纲性格有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不说,又太过于的执拗。
    确实是不太适合如今的这等局面。
    不过如今陛下初登大宝,并无忠臣猛士为心腹,敢这般决绝的将李纲弄走,确实是好胆略。
    陛下现在想来已经稳定了局面吧。”
    “是,赵鼎献计先求和再交战,河北路元帅宗泽提议招降纳叛,主动联系河东路的巨寇王善杨进等人为己用。
    用他们麾下的兵马驻守磁州一线防御,然后以旗号麾下草寇为百姓,恢复河北生机。”
    “嗯,宗泽此人虽然老迈,但也是可用之人,这条计策看似危险,实则没有问题。
    这河东路等地的贼寇与南方不同,他们都是被逼无奈的百姓,为了自保而聚集一起以抗击金人。
    这些人,骁勇,可用,宗泽目光卓绝。“
    “陛下同时命令宗泽麾下都统制岳飞支援燕山府,希望在燕山府拖住金人大军南下的脚步。
    让他们能够明白此时的大宋不是他们可以轻易灭掉。
    到了那个时候,某家就会出使金人大营,为双方休息停战而努力。
    而趁着这个机会,便是陛下收回权利的时候。
    不知道吕公以为然否?”
    吕颐浩听完之后沉默了起来,然后双眼慢慢闭上,半晌没有多说什么,而秦桧也不敢打扰,只能默默的等待。
    “赵鼎的计划没有问题,但是他这是算的朝中,而未曾算计天下,他少算了一个人。”
    “还请吕公指教。”
    “你说这郭药师,为何敢在燕山府耀武扬威,作威作福?”
    “因为....先帝对其恩宠有加.....因为种师道老将军不在此处!”
    说到一半的秦桧看着脸色无悲无喜没有任何表情的吕颐浩就知道自己说错了,二话不说立刻再次开动脑筋将目标放在了种师道的身上。
    正是因为大宋如今的第一名将,种师道老将军未曾在此,这才让郭药师失去了压制,同时也让那些宋军老卒失去了限制,做的事情越发的过分了起来。
    看着秦桧已经明悟,那吕颐浩不由的微微点头,说了一声,孺子可教。
    之后吕颐浩继续说到。
    “你且传讯京师陛下之处,种师道老将军已然离开月余时间,向来距离赶到开封之地也已经不远了,务必请陛下亲自前往迎接。
    种老将军不仅仅是大宋第一名将,更是我大宋名士,其威望在大宋乃是首屈一指的。
    只要让种老将军点了头,那么这开封之事才能彻底的稳妥下来。
    与此同时,这河北路也好,燕云都督府也好,都不过是过度所用,宗泽垂垂老矣,郭药师也是同样颇有几分问题。
    这些人已然老迈或者奸猾,可重用,不可毫无准备。
    既然陛下开了元帅府与都督府,何不从新设立一衙门执掌这些府衙兵事,而种老将军威望能力全部符合此事的要求。
    只要获得种师道老将军的支持,日后在议和之后,便可以随时再次开始进攻,同时也可以借助种老将军的能力和威望恢复北地生产。”
    吕颐浩不愧是这大宋为数不多的几个熟读兵法韬略之人,眼光老辣独到,第一时间就位赵鼎的计划找到了一个漏洞,并且找到了弥补之法。
    漏洞就是赵桓的威望着实不高,不但不高,而且还没有什么心腹之人可以任用,而吕颐浩上来就将这件事情解决了。
    种师道大公无私,威望极重,只要种师道点了头,那么这件事情就完全不需要担心了。
    秦桧听闻之后也不由感慨起来,在千里之外仍然能够对这战局有如此帮助,真乃智谋之士。
    秦桧躬身行礼,然后快步离开,这是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去了。
    郭药师在秦桧和吕颐浩的辅佐之下,在圣旨的帮扶下,快速的建立起来了这燕云都督府。
    就在他们即将走马上任的时候,这驻守在燕京之外的宋军大营之中,也迎来了自己的客人。
    “某家岳飞,你们将军何在!”
    此时的岳飞看着这七倒八歪,白日便如此放肆无状的士卒,他心中似乎只剩下无尽的愤怒。

第23章 岳飞入燕京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