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赵桓的决断,金人的手段

新宋 作者:王家郎君

第40章 赵桓的决断,金人的手段

      种师道死在了开封城下,比之历史他去世的时间要更加的早上不少。
    历史上他在开封城受尽了委屈和无奈,最后郁郁而终,虽然未曾亲眼见到北宋灭亡,却也不知道他的心中到底有极多无奈。
    如今种师道死在了赵桓的面前,他的谏言赵桓都记在了心里。
    “不管老相公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朕都会将这些话记在心里,大宋会有自己的气魄,也会重现汉唐甚至超过汉唐的盛世。”
    赵桓再次起身,亲自将已经没了气息的种师道搀扶到了众人的面前。
    “请老相公,回城!”
    一声大吼,赵桓带着大宋的老相公种师道回转大宋汴京开封城。
    赵桓从宫中拿出皇室的库藏来赏赐诸多将士,包括姚平仲和马忠两人,他没有任何的责怪,给予真正的重赏。
    包括这次出征的士卒,也都当着众人的面儿送出了赏赐。
    虽然这一次他们的表现着实说不上好,但种师道提醒了赵桓,这不是史书上的一句话,宋军疲弱。
    这是事实,是上百年的休养生息,不知兵锋导致的后果。
    除非再来一场牵羊礼,让出大半个中原之地,否则这个事情一定会继续的。
    “老相公不幸身损,追谥忠宪,赠开府仪同三司,追加少保职!”
    这是对种师道死后的感怀,当然赏赐还没有停下,赵桓继续询问起来。
    “种老相公的子孙在何处,让其前来接收封赏...”
    赵桓想要在种师道的子孙身上弥补一二,但是当他说到一般的时候,看到赵鼎等人的脸上都有些许的不太自然,就感觉出来有些不对了。
    “种老相公的子孙后代....”
    “种公共有两个儿子两个孙子,种浩官迪功郎,种溪为阁门祗侯,但种浩死在了北伐辽国的战场上,种溪则是在和西夏人交手的时候死在了战场上。
    种公还有两个孙子,彦崧不幸早早夭折,而另一个孙子彦崇.....已经死在了河东路!”
    说这话的时候,赵鼎实在是忍不住的瞪了童贯一眼。
    “当初太原初战,童贯畏战怕死,不肯守护太原,不顾王禀和知府张孝纯两人的劝说逃回开封,之后金将完颜宗翰突袭河东路。
    这一战,我大宋损失惨重,种老相公唯一的孙儿就是在这一战之中为了挡住金人的进攻,死在了太原城下的。”
    赵鼎说完之后,那童贯也知道自己又一次的成为了众矢之的,直接缩成了一团退到了角落之中,生怕再次吸引火力。
    “童贯,去给种老相公守....罢了,朕会亲自给种老相公守一夜的灵,亲自为他抬第一步的棺,请种氏一族之人前来,将种老相公送回家乡安葬。”
    赵桓说道一般最终还是决定自己来吧,毕竟童贯这个家伙对于自己的确是有大功的,不能这个时候就卸磨杀驴,但是让他守灵赔罪,他怕种师道在下面都过得不安稳。
    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妥当之后,他再次将刘锜找了过来。
    “朕已经放弃了立刻驰援河东路的准备,但是朕必须要重整武备,这开封城所有的禁军朕会全部交到你的手中。
    朕要你练出来一支能够和金人正面交手的大军,你可明白?”
    “末将领命!”
    再次嘱咐了许多之后,看着刘锜离开的背影,赵桓将赵鼎招到了身边,之后就开始了一连串的布置和商讨。
    这一次便是包括赵桓的两大心腹姚平仲和童贯都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只知道这件事情非常非常的重要,重要到赵鼎已经可以不顾仪态的和赵桓大声的正常起来。
    最后在外面看守的童贯与姚平仲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说服了谁,只知道赵桓的命令不断的传递出去,不断的传到了各个战场之中。
    河北路稳定磁州的宗泽手中握着赵桓的命令,身后是所有河北路聚集起来的兵马将校,而他的面前则是他的敌人。
    之前和他交手的完颜昌已经退居副将之位,此时的主将乃是完颜宗弼,也是完颜阿骨打的另一个儿子。
    完颜宗弼还有一个女真名字,就是后世之中大名鼎鼎的金兀术,他也不愧是完颜阿骨打最为看重的几个儿子之一,刚刚出现就来了一出真正的操作。
    之前完颜昌被宗泽逼迫在磁州城下动弹不得。
    而金兀术刚刚出手就大军直扑宗泽本部,与此同时大量收集河北路的灾民,汇聚数以十万计的难民直接送到了战场之中。
    驱民进攻,逼迫宗泽只能为了保证百姓的性命率先出击和他们交战于磁州城下。
    在纠缠之时,金兀术命令完颜昌带领五万大军直接绕过战场,直扑后方相洛二州。
    相州统帅乃是岳飞老上司,武翼大夫刘浩,在金人来犯之时死战不退守护城池,奈何自己麾下的兵马实在不能和金人相比。
    在连续厮杀一天一夜之后,完颜昌攻破城门直接冲杀进入,刘浩被逼无奈只能拼死为城中百姓断后,让他们得以逃生。
    这一次奋战足有半日时间,刘浩麾下共计万余兵马一个不留全都死在了战场之上,完颜昌收到的命令就是不留活口,不必忌惮。
    在绞杀刘浩的相州守军之后,大军一路前行,包括岳飞家乡汤阴在内全数被完颜昌攻破。
    所过之处一个不留,屠杀了一座又一座的城池。
    逃生之人百不存一,便是岳飞等人的家眷,也都消失无踪没了消息。
    相比较于相州,那洛州的情况更加的凄凉,刘浩因为和宗泽多有联系,在金兀术出手之时就已经有所了解了。
    而洛州的守将甚至都没有想过搭理宗泽,金人兵临城下之后,知府郑大方甚至想要开门投降以保全洛州的百姓。
    但是后果就是,洛州数城近百万百姓全部变成了尸骨!
    屠杀在洛州爆发,没有任何的留手,那金人仿佛将宗泽那里受到的所有委屈全都发泄在了相州百姓的身上。
    甚至于,金人以性命相要挟,逼迫近千名百姓前去宗泽大营,怒斥宗泽为何要阻拦金人,导致了金人气愤之下要屠城!
    这种话语传入到了宗泽的耳中之后,让这个六十有五的老人差点一个不稳跌坐到了地上。
    他的副将王善愤怒之下要将这些胡言乱语之下的百姓全都斩杀,但是却被宗泽所阻拦。
    “这是金人的诛心之策,他们给了我等一个两难的局面,他们若是不这么说,他们的家人就会死在金人的手中,他们若是这么说了,那么我等就会陷入两难之境。
    杀了他们,失了民心,饶了他们,乱了军心!”
    “那他们这般说了自己的亲人就能够活命不成!”
    “当然能够活命,他们的亲人才有多少人,杀不杀他们又有什么关系,但是用他们的性命能够换来我等的失败,这何等的划算!”
    听到了宗泽的话语之后,那王善脸色难看,看着那些哭嚎不止的百姓,此时的王善也有些许的下不去手了。
    不仅仅是因为怜悯,最重要的是,如今他们麾下几乎全都是他之前手下的贼寇或者是河北路的百姓。
    这些人都是因为没有了希望才聚集在了一起,若是今日他们下了死手,那么让这些百姓怎么看,兔死狐悲之下,又会如何啊!
    “金人,狡诈至极!”
    愤怒的喝骂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甚至不能让金人放过任何的一名百姓,金兀术还在不断的逼迫河北路的百姓进入宗泽的大营。
    甚至现在他都不会主动的进攻宗泽。
    完颜昌不去攻打开封,不去直捣大宋的重镇,就在河北路不断的折腾祸害,让越来越多的百姓流离失所逼得他们进入宗泽的大营之中。
    这让宗泽麾下的实力更加的分散,要分出来更多的兵马去控制百姓,去维护百姓的秩序,吃喝拉撒全都要用百姓来维持。
    数十万近百万乃至即将奔着数百万这个规模来填充的大营,每一日耗费的粮秣那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如今河北路的辎重本就遭受到了打击,宗泽手中粮秣辎重本就不算多,再加上这些人的吃喝,他立刻就感觉到了实打实的压力。
    “王善麾下有七十万流寇百姓,杨进有三十万,还有大大小小收降的河东豪杰也都是数万之众。
    现在再加上这百余万的难民,老夫.....哎!”
    又算了一次账目的宗泽只感觉自己的头痛欲裂,只感觉自己的心口堵得难受。
    “大帅,粮草还够多长时间的?”
    一旁的王善看到了这一幕之后也是心中叹息,知道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但是该问的还是要问的。
    “若是所有百姓全部改成一日一餐的话,差不多能够坚持七天时间....派去朝廷的斥候已经前去了,不过据老夫所知。
    当初我大宋积攒的粮草已经毁在了刘延庆的手中。
    金人如今阻断了我等的归路,就是要逼迫我等决战,或者让我等撤离。
    你们且做好准备吧。”

第40章 赵桓的决断,金人的手段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