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河东路最后的光芒

新宋 作者:王家郎君

第41章 河东路最后的光芒

      河北路的宗泽在碰到了金兀术之后第一次感觉到了浓浓的压力,而与此同时河东路的战场也再次生出来了变化。
    金国左路军副元帅完颜宗翰并没有在三天之内攻破太原城洗刷自己的耻辱。
    但是这不代表完颜宗翰就被堵在了这太原城之下不能动弹。
    在数日攻伐不能破城之后,完颜宗翰立刻调转马头,将这里的战事全权交给了自己的心腹高庆裔,然后自己则是亲自带着兵马绕过太原直接冲入了河东路之中。
    此时的河东路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战场,四处都是战乱,各处都是残垣断壁,到处都是死尸。
    河东主要的三处战场,分别是太原城的王禀张孝纯对阵金人大将高庆裔,白马津的何灌死守不退,对阵金人大将完颜杲。
    完颜杲并不算是金国之中的什么名将,虽然他也在一旁攻打了辽国,并且在覆灭辽国之战中建立了不小的功勋。
    但是凭良心来说,金人对于名将这个词把握的还是很严肃的,而完颜杲哪怕和完颜阿骨打是亲兄弟那也没有用处,进不去就是进不去。
    就这一点来说,赵桓感觉很羞愧。
    看看大宋这里什么刘延庆,刘世光,张令徽这都能够说什么宿将名将,这都是一群什么东西。
    没这群王八蛋,他最少多活二十年!
    不能提这件事情,提这件事情赵桓觉得自己血压高。
    不过哪怕如此,完颜杲也是颇有几分手段,当他来到白马津看着严阵以待的何灌之后,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立刻命令麾下大将马和尚带着麾下的精锐直接冲击何灌的大营。
    何灌看到金人这么不要个脸上来就动手,也是毫不客气,什么箭雨火油全都冲了上去。
    双方拼杀足足半日之后,等到马和尚退下去之后,何灌赫然发现那完颜杲已经将自家大营弄好了。
    那坚固的大营就这么出现在了宋军的面前,让何灌失去了最好的一次突袭的机会。
    长途跋涉之后直接冲杀大阵,金人丢下了不下数千余具的尸体,但是宋军死伤只多不少不说,更是直接断掉了自己的大胜的希望。
    “该死的家伙,修缮防线!”
    何灌看着这一幕虽然满心的懊悔,痛恨自己没有先下手为强,让他抓住机会直接拖住了自己,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再说什么都已经没了用处。
    不过虽然懊悔无用,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好好走的,这防线修筑的何灌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很好的。
    但是当他看到了完颜杲的大营之后,他第一次觉得宋军一败再败那是真的有道理的。
    寨前寨后挖三道壕沟,前中后三道壕沟之中,前后两道壕沟宽四丈深一丈,中壕深八尺,宽一丈。
    壕沟底部插满了尖锐的竹签,没有任何的敷衍和偷懒,更加没有侥幸,何灌看的清清楚楚,就金人明知道自己扎营可能只需要住一两天就会攻破他们的防线。
    但是他们竟然没有一丁点的疏漏之处。
    这让何灌心头的阴云更加的沉重。
    最重要的是何灌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这都是一群什么东西,我等是来这里死守,打的是死仗,你们他娘的怎么带了这么多的行李包囊,怎的死了还要烧给你们不成。
    在这里死了,朝廷给你们发棺材,谁让你们带这些行李的!”
    原来并没有感觉到什么问题的何灌这个时候感觉全都是问题。
    “军令官,军令官在哪里,你们怎么搞的!”
    何灌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只能一声怒吼,将军令官找了过来,想要问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但最后.....
    “这大大小小的包囊全都是咱们军中将校的,将军也知道咱们开封禁军的将校出身都是如何的,若是将军非要闹,那小人只能说无能为力,将军将小人撤了吧。”
    何灌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无辜的军令官,真心感觉到了自己的心中满是气愤。
    这家伙还知道自己说的这些东西很容易引起哗变,所以将自己拉到了一旁,看着就十分的圆滑。
    但他可是军令官啊,他一个军令官要的哪门子的圆滑!
    “滚!”最后一声怒吼,何灌一脚将那军令官踹了出去,然后再次走到阵前看着那些仿佛没有任何变化的大宋士卒,心中只能是落下一声叹息。
    “将军大可不必这般的难过,我等已经习惯了。”突然一声轻笑传入了何灌的耳中,一名士卒朝着他也露出来了一口大黑牙。
    看着那淡然的模样,何灌知道,刚刚的那些话,这些人都知道。
    “将军,其实我等离开汴京之前就知道这一次回不去了,也知道这些带领我们的将军校尉们是什么德行。
    但是我们还是出来了,哪怕是死在这里也没关系。
    就是有些可惜,小人刚刚才得了一个儿子,还没来得及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就要和他阴阳相隔了。
    不过如果我等死在这里,能够给开封争取更多的时间,我等死就死吧。”
    听着这放心的话语,何灌有些默然。
    “真的不怕死么?”
    “怕,当然怕死,小人就是个普通人,怎么会不怕死!”那士卒一声怪笑然后轻笑着说道,“可是相比较于怕死,小人更加的害怕....害怕自己的家人死在小人的面前。
    逃了那么多次了,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将军们大人们都有活路,可是我们没活路啊。
    他们有本事,能识字,他们去了哪里都能活得挺好,可是我们如果打输了,就只能死在自己的家人面前或者让家人是在我们的面前。
    有这么一丝一毫的机会,我们也要抓住的。”
    何灌还想要在说些什么,然后就听到了一阵擂鼓之声,紧跟着,火光从远处慢慢的蔓延过来。
    这当然不是金人将自己给点了,这是无数的火把汇聚在了一起,将这里照耀成了白昼一般。
    “这是要直接夜战了....”
    何灌只是喃喃的说了一声,然后抽出腰间长剑,大吼一声。
    “戒备!”
    同时看向了身边的这几个士卒。
    “你们且放心,陛下不会舍弃你们,你们一定能够回去。”
    擂鼓声起,喊杀声到,厮杀再次出现,金人的夜战同样勇猛无比,何灌带着兵马也是拼死反抗。
    “我乃韩综,将军若是有幸能够活着回到开封,帮忙看一看小人的家人!”
    “俺叫雷彦兴,这一次俺不打算回去了,若是将军能够回去,给俺孩子取个好听的名字!”
    刚刚说话的两名士卒各自大笑一声立刻就冲到了最前面,手持短柄扑刀和冲上来的金人厮杀到了一起。
    一刀刀的带出来一片片的血腥,同时他们的身上也出现了各种的伤口。
    何灌看着疯狂的士卒,最后猛地啐了一口。
    “在这里,你们以为自己能够逃得了么!”
    不再管那些只会给他添乱的废物将校,一声大吼之后直接就冲了过去,和所有的士卒汇聚在了一起之后和金人厮杀到了一起。
    每一个呼吸间都有数名士卒倒在地上,惨叫之声在这战场上此起彼伏,没完没了。
    而在白马津死战的时候,另一边的河东路岢岚州,折家折可求带着折家最后的两万兵马已经冲到了这个要害之地。
    只要通过了岢岚州,就能够冲到天门关,过了天门便能够进入太原。
    守住太原,便能够守住河东路。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岢岚州之,折可求大口的喘息着,胸膛剧烈的起起伏伏,手中长矛不断滴血,身后的士卒也是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了一起,一个个的气喘吁吁。
    而在他们的面前,或者说在他们的脚下,便是一地的尸体。
    “金人已经退了,但是天门关恐怕是已经丢了,将军可要做好准备了。”
    折可求身边就是折家同一代的折可久轻声说道,此时的他耷拉着一条胳膊,明显是已经收了不轻的伤。
    折可求叹息一声,喘息许久之后也算是缓过来了这口气。
    “先看一看吧,若还是这等手段本事,这金人倒也不是不能对付,我折家的兵马可不是那河东路的那些等闲之辈。
    现在最担心的.....先走吧。”
    “末将遵命!”折可久算是折可求的兄弟一辈儿,但折家军的规矩,只要进入了军伍之中,便再也没有了亲人只有袍泽!
    大军再次聚集,折可求看着这已经折损了数千人的折家军,心中说没有悲愤那真的是在胡说。
    但是他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是折家人,不管他们的待遇有多么的不公平,现在如果他停下来了那么他们列祖列宗所做的一切就都不存在了。
    “目标,天门关!”
    折可求振臂高呼,手中长矛高高举起,所有折家士卒的气势再次达到了顶峰。
    “出发!”
    “出发!”
    “出发!&
    三声大吼之后,大军再次开拔,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是天门关!
    而此时的天门关上,金将娄宿也同样在整顿兵马,不过他却是要将折家,最后全部埋葬在这个地方。

第41章 河东路最后的光芒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net